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盾铁&BVS&(●—●)】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8

本回讲述Tony的回归自我之旅,副标题:铁人与自然。

Tony遇到了人生中除了pepper之外第二个他完全搞不定的女人:Martha·Kent~

前篇1: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87317

前篇2: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cd2cd

前篇3: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0d262

前篇4: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e1dd3

前篇5: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1429f

前篇6: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cc4e4

前篇7: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ea97e



Steve觉得这几天糟透了。

自从Tony离开之后,他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状态中——不得不承认他一开始怀疑过Tony是不是被绑架了,毕竟以这个年代的特效技术,视频是可以伪造的,但是各方面证据都显示Tony是做好了一切准备,自主离开的——很显然这更糟糕。

他的队友,曾经的朋友,伟大的钢铁侠,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在忙碌的为复仇者打点公关、周旋在政府和民众之间,帮忙洗清冬日战士罪名的同时,悄无声息地为自己准备了一个抽身走人的计划。他表面不动声色继续为复仇者联盟奔走,暗地里却早已开始着手准备人间蒸发,他做完了一切他能做的事之后,甚至没有给他们道谢和道歉的机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Steve坐在房间里,一遍一遍地看Tony临走时留下的视频。

他早该发现的,其实很早之前Tony就已经不对劲了,西伯利亚一战之后再次见面,按照Tony以前的个性,他肯定会毫不留情地讽刺挖苦,然后用他拿手的“不合作不听话不讲理”把队伍搅得乱七八糟,最后非要Steve拿出大家长的气势和温柔的安抚才能搞定这个骄傲的小胡子科学家。

可是这次的Tony没有,他甚至是冷静的,沉稳的,理智的,以大局为重的,这些词从来没有写进过Tony·Stark的字典里,如今却在这短短几个月间相继出现在他身上。

Steve用手支撑柱沉重的额头,任记忆里那些隐藏着的蛛丝马迹在此刻一个个引爆:是的,他早该发现,自西伯利亚一战以来,Tony变了,他变得官方,变得可靠,变得自持,变得果断到说走就走。

因为某些原因,Tony成为了他曾经绝不会成为的人,做了他曾经唾之以鼻的事,说了他曾经不屑一提的话,这些日子里他唯一做的最符合Tony·Strak范儿的事竟然是最后潇洒的不告而别。

Tony为什么要离开?其实Steve心里有答案,他越是努力不让自己去注意到自己心里那个越来越响的声音,那个答案就越发呼之欲出。



美国队长开始满世界找钢铁侠。

他到SI找到了Pepper Potts,在踏入CEO办公室之前做好了被她劈头盖脸骂一顿的准备,但是当他和pepper说了大致情况之后,女CEO从座位上跳起来然后大喊着“Tony竟然不告而别?!他什么都没有和我说!”“我还以为他今天会乖乖地去医院做复查!!”“别让我再看到那个小胡子巨婴!”“我要在帝国大厦上贴广告悬赏捉拿Tony·Stark然后允许任何人在找到Tony的时候就地打他屁股!”……

看着陷入暴走的CEO,Steve觉得可怜的pepper知道的并不比自己多。最后他什么情报都没问到,反过来还要安慰情绪激动的CEO。

之后他在复健中心找到了Rhodes,Rhodes二话不说带他找到了出入境管理局里一个当年在同部队服役过的战友,Rhodes的战友调出这几天的出入境记录然后发现并没有Tony的任何踪迹。

“这是个好消息Cap,Tony现在不能穿战甲,大厦顶上的昆式战机没有动过,他名下的私人飞机也没有起飞记录,海关没有他的出入境记录,最起码能证明他没有离开美国。”午饭的时候,Rhodes一边啃着汉堡一边安慰Steve。

Steve并不觉得有多开心,他很清楚,连Rhodes也不知情,说明Tony这次是铁了心不告诉任何人。

一想到这一点,他就觉得心里压抑得疼。

之后的寻找过程中,Steve甚至动用了前神盾局的力量,连Nick都帮他打听了一圈,但是依然杳无音信,很显然Tony·Stark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不拘小节,大大咧咧,最起码在反侦察这方面,他能做到极致。

一番寻找无果之后,Steve想到了Tony的那几个超级英雄朋友,蝙蝠侠,超人,来自皇后区的睡衣宝宝,发胖版钢铁侠和他背上那个小猴子……但是下一秒Steve就绝望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

他和他们一起参加过派对,一起打过外星人,一起探望过Tony,但是神奇的是他竟然没想到要问一问他们的真实身份,他甚至没去留意他们的蛛丝马迹,就好像默认以后还会有机会慢慢认识一样。只是他没有想到,一旦失去了Tony这根纽带,那些人脉在一瞬间就消失在他的可触控范围之外。

自从回到了纽约,Tony成为了他们和这个内战后的世界和解的唯一桥梁,Tony did everything,Tony is everything。

Tony一走,整个世界开始慢慢崩塌。

Steve站在纽约车水马龙的繁华街头,望着被众多摩天大楼切割成不规则形状的天空。曾经那里开了一个虫洞,然后有个小个子男人穿着钢铁战甲把一颗核弹送了进去。

他觉得胸前一阵窒息感——

有的人就像空气,平时多半会忽略他的存在,只有他离开之后才发现自己突然间无法呼吸。

他的世界正在崩塌,留下一地空旷的废墟。

那一刻,Steve心里的声音终于尖叫出来:Tony被你伤透了心!他不玩了!you are done!

是的,Tony心碎了,Tony走了。

我们完了。



“你——竟然——带我——来——堪萨斯!!!”被整个复仇者联盟惦记着的小个子土豪此刻正站在一望无际的农场上大喊大叫。

一边好笑地看着土豪撒泼的Clark·Kent无奈地摊开手:“这是个适合隐姓埋名的地方,据说你的CEO girl悬赏抓你,找到你的人可以就地打你屁股。”

“不不不我宁愿回纽约被pepper打屁股也不要待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农场上!”土豪尖叫着从自己的衣服上抓下一把苍耳草[1]。

“准确的说,这里有鸟生蛋,你每天早上都可以吃到新鲜的鸡蛋。”Clark好笑地看着他。

“我不在乎~!!!!我在纽约也能吃到新鲜的鸡蛋!可你的鸡刚才在我脚边拉屎!!”Tony看起来快疯了,“Clint的农场都比这个好!他们不养动物——”

“来见一见我妈妈,这段时间她会照顾你。”

“你的奶牛还差点嚼了我的T恤!!”

“她叫Martha。”

“听我说话!!”

……

是的,下了决心要消失一阵子的土豪联系了儿时好友,另一个土豪Bruce·Wayne……的男朋友,然后被这个国旗配色的大个子大半夜拎到了堪萨斯的农场上。

因为身体尚未痊愈的缘故,他没办法被大个子直接抱着飞行(Bruce也绝对不同意),于是他待在Wayne科技的一个单人恒温箱内,被Clark直接提溜到了目的地。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到达农场,他受到了来自大自然的热情迎接,往他身上扑的拉布拉多犬,围着他乱跑的鸡鸭,蹭了他一身口水的奶牛,还有战斗力顶两个他的鹅[2]……他望了望身边那些比他还高的玉米,体会到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感觉。

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走到了他面前:“你就是Bruce的朋友吧?欢迎来到堪萨斯,我是Martha,Clark的妈妈。”

“您好女士……”Tony愣愣地看了Martha一会,瞬间来了劲:“我听说过您,您有一个很酷的名字——我是说,您的名字有魔力,她让两个超级英雄从敌人变成了黏黏糊糊的恋人~~”

Martha挑起了一根眉毛,Clark在一边无奈地笑着。

“这只是个普通的名字,son。我听Bruce说你是他儿时的朋友,因为心脏手术来这里休养的。”Martha温和的笑着,“不过你比Bruce开朗多了,那个孩子每次来这里都很害羞。”

Tony翻了个大白眼,他从不觉得Bruce那个阴郁的大蝙蝠能跟“害羞”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Bruce今天没来么?”Martha左右看看,Clark朝她摇了摇头。

好妈妈表示非常遗憾:“我有一阵子没见到他了,我还做了他爱吃的甜点,待会你捎回去吧。”

Tony一下子来了劲:“甜点?亲爱的女士,猜猜怎么样?我最爱甜点了~!”

Martha微笑着摇了摇头:“Bruce说了,要严格控制你的甜食,所以我给你准备了全麦无糖面包。”

Tony在心里骂了一声:Bruce,我们的友情玩完了!



就在Tony惬意地享受着堪萨斯自然风光的同时,复仇者们几乎是用尽了浑身解数寻找他。

已经陷入自我怀疑中的美国队长自然不用说,女特工Natasha带来了前神盾局的定位技术,可是这个技术当年就是Tony·Stark协助开发的,反侦察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Clint重新启用了他在前神盾局中的人脉,企图让他们重新控制每一个有摄像头的移动终端,这个疯狂的想法在被Coulson以“非法监视”和“侵犯人权”为由拒绝了之后,Clint不得不作罢。

“这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弓兵侠往嘴里塞了一把饼干,“神盾局自己当年这么做的时候怎么不提侵犯人权?!”

坐在一边的Natasha不置可否。

神盾局协助找人的计划报销了之后,Sam提出了借助全美退役老兵俱乐部的力量寻找Tony的提议,看着一屋子脸上写着“你是不是傻”的同伴,Sam觉得很委屈:“我是说,退役老兵遍布全国,说不定就在某个酒吧或者赌场遇到Stark了呢??”

Natasha很头疼:“不不Sam,Tony现在的情况不会去酒吧或者赌场,而且我确信他的消费水平和一般的退伍老兵不一样。”

Sam默默地骂了一声土豪什么的最讨厌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复仇者们试图从Friday嘴里套出些什么,但是这位AI姑娘非常配合地什么都不说,而整个大厦里都找不出Tony的通讯录联系人什么的,Friday似乎加密了这部分,或者干脆删除了这些资料。Wanda试着使用类似心电感应一类的超能力在人群中寻找Tony,但是很显然Tony并不会和她感应。幻视承担起了每秒钟刷新五十多次互联网寻找关键词的任务,但是他搜索了Tony·Stark、Tony·Stank、钢铁侠、铁罐、矮个子小胡子有小肚子的土豪等各种关键词,除了旧新闻之外依然一无所获。他感觉好像Tony跑到了没有网络没有现代科学的石器时代隐姓埋名了一样。

在多日寻找无果之后,美国队长彻底没辙了,他想到了当年Tony经常使用的方法:发动媒体。

于是美国队长穿着正装严肃地接受了一次采访,主要内容是再次承认了自己在内战期间的考虑不周、大力表扬了Tony在内战后的积极表现、一语带过了Tony离开的原因、深刻检讨了自己对Tony的伤害,深情表达了对Tony的思念,以及委婉关心了一下Tony现在的身体状况。一边举着录音笔的daily planet记者Clark·Kent听着他的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采访很快播出了,一夜之间,全国大大小小的媒体都开始疯狂传播这段Steve自认为“很严肃很认真很正常很诚恳”的十分钟访谈,不出几天,全国人们都知道了这事,纽约最大的清洁能源和尖端科技公司SI的前总裁带着小姨子跑了之类的。

好吧没有小姨子,但是霸道总裁为爱落跑是真的。

话题很快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从“复仇者联盟内斗的合法性”到“法学专家叫兽带您解读复仇者内战的深度法律问题”,连金融期刊都打出了“复仇者内战和美国队长致歉对美国股价的影响”这种蹭话题热度的标题。各类网络论坛上纷纷出现了“求内战真相”的帖子,Twitter上的tag被炒到了本周最高,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粉丝又一次掐得遍地疮痍。

在一片热烈讨论中,一条清新脱俗的消息忽然出现在美国人民面前。那是中国最大网络平台上的一条……准确的说是广告的东西。一个卖粽子的商家配合中国当下“什么节都能过成情人节”的传统特色推出了情人双粽,并将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形象印在了包装上,配了一行字——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3]”

这幅商品图被翻译成英文po到了Twitter上,美国网友们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觉得好有道理。

于是网上的风向终于如同一条脱缰的野狗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一夜之间各大网站开始把视线从内战的意义和各方的立场转向内战双方领导人的情感问题上,并且不断有八卦小报扒出了类似“美国队长的爱与今生:从二战女特工到新时代富豪”“在爱中骄纵成性的钢铁侠:Tony·Stark的队友依恋”“内战:一场道义与道德的交锋,还是一场爱与恨的纠缠?”的边角料报道;Twitter上最热的tag从“帮美国队长向钢铁侠道歉”直接变成了“帮美国队长向钢铁侠示爱”,引得网友们疯狂转发;而之前还在掐架的双方粉丝从这些铺天盖地的八卦新闻里挖掘出了新的掐架姿势,她们不再掐谁对谁错,改为掐谁攻谁受。

这一波风潮越发庞大的最后,连相亲网站和征婚广告都开始炒作这个话题:“美国队长在等钢铁侠,而我在等你”“钢铁侠都快回来了,你还不来么?”“若美国队长等来了钢铁侠,我们结婚好么?”

…………

刷着网页的复仇者们一脸黑云。

“Cap,你不能再这样瞎搞了,这样下去民众会认为我们这个组织大部分时间都在谈恋爱。”Clint揪着自己的头发,“我不想看到某一天你俩的头像被印到保险套的广告上!”



对于全国媒体越炒越凶的“美国队长挽回钢铁侠”事件,当事人似乎并不知道,因为当事人不看报纸,也不看电视,准确的说,他连网都被好心的Martha阿姨给断了。

Tony很难受:“Martha!亲爱的女士!我不是学龄前的小孩,我需要上网!需要关注全球热点事件!”

Martha温柔的一笑:“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你上网玩那么晚。”

“我不会的!我答应你按时吃饭睡觉好么???”Tony扑闪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盯着Martha。

“Oh~son,你的眼睛可真漂亮。”Martha心软的抱着Tony:“可是你每次答应我只看一会电视,只上一会网,最后都会变成无休止,我既然答应了Clark要好好照顾你,就不能让你做一丁点伤害自己健康的事。”

“拜托……Martha,我不是你十一岁的儿子……”Tony闷闷地提出抗议。

Martha点点头:“我儿子十一岁的时候比你听话多了。”

从上海风尘仆仆赶来的吴医生进门就看到了一老一小互相依偎的诡异画面。

“WOW!吴医生!!我想死你了!”好一阵子没见过第三个人类的Tony跳起来扑到了吴医生怀里,被吴医生嫌弃地扯开了。

“既然你活蹦乱跳的,那下个月的定期检查我们就取消吧。”吴医生冷冷地看着他,“我不想大老远从上海跑到美国的乡下。”

Tony摆出了一副很受伤的表情:“别这样我的好医生,你知道么见到你能让我的世界闪亮一整天~~”

吴医生哼了一声:“如果你回到纽约可以闪亮一整年。”

“什么?”

“没什么。”

Martha善解人意地微笑着端来了甜品和水果招呼客人,然后把房间留给专业人士进行术后复查。Tony脱了上衣躺在床上,让吴医生把各种仪器接在自己身上。

现场气氛有点尴尬,Tony准备继续发挥话唠的本能:“吴医生,和我说说你的事吧。”

“你要听什么?”吴医生头都没抬。

Tony来了劲:“说说你的家人啦,事业啦,遇到过什么特别讨厌的病人啦~~啊对了,你来自中国!说说你的老家——”

“就住在那个屯……?”吴医生下意识地用中文接了一句。

“什么?”

“没什么。”吴医生面无表情地收了听诊器,“另外Stark,我遇到的最讨厌的病人就是你了。”



——TBC



[1]苍耳草,就是那种很常见的会黏在衣服上的植物↓。我不确定美国有没有,单纯只是觉得如果Tony为这个东西发疯一定很好玩2333


[2]国内S1论坛上的梗,因为鹅是鸟类中的战斗种族,因此经常被作为战斗力单位,普遍认为1只鹅的战斗力=2个宅男。由于Tony脱了战甲和宅男差不多,因此1只鹅的战斗力=2个Tony~233333

[3]周杰伦《青花瓷》的歌词。

评论(70)
热度(651)

一天一点负能量,幸福长寿又安康。

©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