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盾铁/ABO/内战后/生子】从天儿降(四)

年终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因此不好意思可能会更新不定,我尽量一有时间就更新。


文案:

十五岁的Johnny和Susan Stark-Rogers双胞胎穿越到了他们出生的前一年。

按照出生时间,他们的爹应该在未来三个月内怀上他们,但他们发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的爹和爹却在内战。

为了顺利出生,姐弟俩开始绞尽脑汁让他们的爹和爹滚上床。


Attention:

有生子设定,没有怀孕生子描写,因为孩子(在未来)早就生了。

有神奇四侠中的霹雳火和隐形女是盾铁儿女的私设,霹雳火和隐形女沿用05年和07年神奇四侠电影的设定(CE演的那一版)

基本上是傻乎乎的日常,没有完整理智解决内战的方法,想看这部分的欢迎参照“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


前篇: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c9aaf0f

前篇1: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c9bad57

前篇2: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c9fb9ea

前篇3: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caaeed7



Tony Stark在第二天早上气急败坏的冲到了瓦坎达,后面跟着四个气势汹汹的Mark。

这一幕成功地吸引了瓦坎达的吃瓜民众,包括未来的瓦坎达皇后Ororo Munroe小姐,她指着天上飞过去的钢铁侠和后面跟着的四个钢铁侠大声说:“这个国家的天启四骑士都流行穿成这样么?”

五个钢铁侠一同划过长空的阵势差点启动了瓦坎达地对空武装预警,幸好国王T'challa来得及时,才没有让自己的护卫军和钢铁侠们打起来。五个钢铁侠一同落在瓦坎达皇宫的屋顶上,这可不是一般事件,不过让皇宫保卫科长觉得谢天谢地的是只有一个里面走出了Tony Stark,要是来五个,他觉得自己会就地申请辞职。

站在前方迎接钢铁侠的T'challa的脸黑的像块碳,他神情不善的看着那个惹是生非的Stark走到自己面前,刚想出口严正谴责,却被小胡子土豪一把揪住了。

Tony看起来非常生气,比T'challa更像一只炸了毛的大型猫科动物,他毫无形象的揪着瓦坎达国王的前襟,咬牙切齿的低声说——

“那两个小兔崽子在哪?!”



钢铁侠觉得自己快气炸了。

前一天晚上他疲惫地回到大厦时,Friday报警说有一台战甲和一架昆式战机丢失,吓得累了一天已经爬上床的Tony Stark连滚带爬的跑到-1楼的战甲仓库。一打开仓库的门,那个空着的陈列腔特别刺眼,而Friday适时地开始定位丢失的战甲,并抽空播放了一段因为干扰而断断续续的监控录像。

GPS定位显示丢失的战甲在瓦坎达,而大厦里断断续续的监控显示开走昆式战机的是那对双胞胎。

也就是说,这俩来自未来的熊孩子不知道用什么技术手段搞定了Friday,让Friday断线并变成了一问三不知的傻瓜AI,然后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带走了他的一台战甲和一架飞机。

Tony非常不爽,向来以高科技为武器的钢铁侠Tony Stark竟然受到了这种侮辱,他看着监控录像,在心里把双胞胎(连带着他们的爸)骂了无数遍,又花了几个小时精确定位到了战甲和昆式战机,并绘成了战甲周边模拟图以供参考,之后打电话给小罗用三十分钟疯狂吐槽Rogers家没一个好东西,又用一分钟让小罗申请跨国航空权,最后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穿上一件战甲出发了。

T'challa还算通情达理(不如说是根本不想管这种烂事),他并没有过多纠缠,只是默默带着浑身冒着黑气的Tony直接去找了当事人,还有当事人的父亲。说实话Tony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与Steve见面,但是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和Steve纠缠,毕竟,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这对双胞胎更需要修理。

第一眼见到那对双胞胎的时候,Tony很想把他们吊起来打一顿,奈何这个国家里打未成年人是很严重的犯罪行为,而道德标杆美国队长就在旁边,他只好深呼吸几次,把自己呼之欲出的怒火暂时压住,然后板着脸走到双胞胎面前。

“知道你们做了什么吗?”

Susan立刻接过了话头:“我们很抱歉,都是我们做的,是我们的错。”

一边的Johnny附和着点了点头,摆出一副委屈可怜的狗狗眼看着Tony。

竟然不要脸的承认了……Tony的眼角抽动了一下,他很生气,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责难这对双胞胎,对方是未成年人,而且还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这种情况下符合情理的处理办法不是殴打未成年人,而是找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于是Tony转过身,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冲着一脸懵逼的Steve吼了一声:“你管管你儿子和女儿!!”

Steve一脸委屈的看着他:“他们怎么了?”

眼看这一幕就要发展成八点档狗血家庭伦理剧,Susan赶紧把Tony拉到身边,并把之前排练好的“理由”演练了一遍:无非就是他们穿越而来,举目无亲,非常想念自己的父亲,又不知道Tony什么时候才会把他们送到父亲身边,由于实在是太想念父亲Steve Rogers,一秒都不能等,于是只好自作主张拜托Friday带他们飞来瓦坎达,而那台战甲只是Friday启动来顺路保护他们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瓦坎达防空攻击的,让Friday假扮成Tony的原因也是为了通过瓦坎达的海关以便他们能直接见到父亲balabalabala……

在一边听着的Johnny在心里做了个鬼脸,他觉得这段话恶心的能让他把胃吐出来,但是Susan发挥了她不知道哪学来的出神入化的演技,一番狗血八点档的台词硬是被她说的声泪俱下,楚楚可怜。

尽管Johnny对Susan的说辞无动于衷,但是Tony被打败了。他的鼻子酸了酸:很好,听听这丫头说了什么?思念父亲?当然,这世界上谁不思念父亲呢?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Tony Stark也没少梦见过可怜的老Howard。

Tony悄悄揉了揉酸酸的鼻子,安抚性的拍了拍Susan的肩,然后转身把怒火撒向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唯一能怪的人——

“Friday!!你能耐了啊!??”

Johnny在心里为Friday默默地划了一个十字。



Friday当然不会出事,Friday总有办法,Friday是无敌的。

这一点深深刻在50%的成长时光都和Friday一起度过的双胞胎心里,其实现在复仇者大厦乃至整个SI系统内的Friday都被他们升级成了他们那个时代的、未来的Friday。也就是说,现在钢铁侠的所有科技其实都在双胞胎的手里,虽然他们没办法打破SI戒备森严的层层安全系统去操控Stark产业(他们也不想),但是串通Friday哄哄他们爹还是易如反掌的:比如说今天凌晨撺掇他们爹风风火火杀到瓦坎达——很显然他们的Friday适时地、有选择地透露了该透露的信息,以便他们爹顺利忽视掉其他的蛛丝马迹,一根筋地冲来这里。

Tony Stark再厉害,也不可能胜过十几年后自己亲手调试升级的科技成果,所以他毫无察觉的以为此刻自己身边的Friday还是昨天之前那个Friday。

没想到,刚才在他强烈责备Friday的时候,那姑娘竟然语如连珠般为自己辩解了好长一段话,从“不忍心看着双胞胎天天在大厦里思念父亲”到“不能让未成年人和他们的监护人天各一方”,再到“于是自作主张帮助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投入父亲的怀抱balabalabala”……说的头头是道,通顺流畅,让Tony产生了一种与其说Friday是个AI,不如说她像个贴心又勇敢的邻家大姐姐的错觉。

Tony被堵的无话可说,在双胞胎和Friday的双重“亲情炮弹”的攻击下,败下阵来的又是可怜的钢铁侠。

可怜的钢铁侠气呼呼的坐在沙发,咔吱咔吱的啃着瓦坎达特产的蜂蜜饼干,腮帮子鼓的像个仓鼠,Steve坐在他对面,想和他搭话但是又无从开口的样子。

“肯定是你教出来的!”Tony突然冲着Steve冒出来一句,他的小胡子在腮帮子的动作下一跳一跳的,像小鸡仔扑腾的翅膀,“看看,未来的美国队长教出的儿女,不但恋父,还会下黑手,下手还贼他妈快……”

他激动地瞪着懵逼的美国队长,觉得看着这个金发大胸男就气不打一处来,反正现在自己又不能打双胞胎,又说不过Friday,想来想去只能对着美国队长撒气了。

Steve看着Tony说着说着小胡子又飞了起来,看上去有点滑稽又有点活泼,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竟然变好了不少:“Tony,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我才不想谈!谁要跟你谈?”Tony愤愤的起身,在Steve面前烦躁的走来走去,“等把你那两个不省心的小孩安顿好我就回去,我们没得好谈。”

“Tony,别这样。”美国队长站起身拉住了钢铁侠的手臂,亲昵的摩挲着对方的手腕。现在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双胞胎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Steve认为不在孩子面前不用那么拘谨,毕竟他有很多话想和自己的(前?)男友说,“我才知道昨天那个不是你而是Friday,她和我讨论了很多关于我们……内战的问题,也许作为旁观者她看得更透彻……我、我是说,那个时候是我不够冷静不够有耐心,Tony,我知道我伤害了你,但我依然希望我们可以谈谈。”

“谈你个头。”出乎Steve的意料,听到关键词“内战”之后的Tony只是横着眉毛瞪了他一眼,便不耐烦的把手腕从Steve的手里拽出来。

“我不知道Friday跟你说了什么,这姑娘现在越来越不听话了。”Tony烦躁的转了个身,在离Steve最远的沙发上坐下,“但是不管她披着我的战甲用我的声音说了什么,那都不是我的观点,懂?”

“你的Friday其实很贴心,她昨天说的是对的,我……我有许多需要反思的地方。”Steve跟着Tony坐到了沙发边上,并尽量挨得近一些,“当时我们都失去了理智,她叫我别做出一副整个过程中理智、耐心的沟通了、努力了的样子。她说一遇到事就诉诸于暴力解决,是我们最大的隐患……”

Tony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吧,我承认这话说得对,Friday还挺有心的。”

“所以Tony,我们需要谈一谈,好好谈谈,就我们俩,可以么?”Steve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小胡子男人,一脸诚恳。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跟你谈。”然而Tony并没有领情,他嘲讽的笑了笑:“咱俩连恋爱都谈不好,还有什么可谈的?”

Steve觉得心上被人撒了一把盐,很显然,作为内战的局外人,昨天Friday对待他的态度可以说是义愤填膺,可是今天作为当事人的Tony却一脸让他自己玩儿蛋去的冷漠相,那些Friday跟他吵得面红耳赤的问题Tony根本不在乎,那些他想和Tony推心置腹的话Tony也根本没兴趣。

不得不承认,比起昨晚Friday的指责,现在Tony的冷漠更让Steve难受。他企图接近Tony抓住对方的手臂,但是Tony急急忙忙起身推开了他。

“听着Rogers,你要谈找Friday谈去,我觉得你们俩交流的不错。”小胡子土豪晃晃荡荡的站起身,掏出了墨镜准备戴上,“至于我,可没有那个时间和你敞开心——”

他突然顿住了,原本就有些摇晃的身体忽然软了一下,跌在了沙发扶手上。

Steve立马跳了起来,他走上前扶住了Tony的肩膀:“Tony你怎么了?天哪Tony……你闻起来……”

“……你闻起来好甜。”美国队长吸了吸鼻子,一股浓郁的咖啡香草味已经弥漫开来,而虚靠着他的钢铁侠此刻皮肤泛红,呼吸急促。

该死的发情期,Steve在心里骂了句,此刻正直的美国队长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身体某处涌,而这个“某处”绝不是脑子,因为他觉得自己快要不能思考了。

其实早在成为超级士兵的时候,作为alpha的他就接受过对抗omega信息素的训练,一般浓度的信息素只会让他心跳加速呼吸加快,绝不会让他丧失理智。但是Tony的信息素就是有一种让他早年的训练成果全部付诸东流的魔力,在他们交往的那段时间里,要不是几次外星人的突袭和奥创的破坏打断了他们,他早就标记Tony,说不定孩子都有了。

Steve握紧了拳头对抗自己的生理反应,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他不能屈服于野生欲望,他在心里不断说服自己此刻的悸动是因为他们之前不愉快的对话引起的血压升高,绝不是因为Tony穿着一身禁欲的西装,顶着一头卷卷的头发,双眼湿润双唇诱人,显得特别的……骚气蓬勃。

另一边Tony似乎并不知道Steve此刻的挣扎,他推搡着美国大兵傲人的胸肌,企图自己站起身:“该死……Friday竟然没有提前通知我……这个小叛徒……她绝对是昨天被你收买了……”

说着,Tony伸手在西服口袋里摸索出了某个锋利的长条状物体,乍一看像一把剃须刀。

“Tony!别伤害你自己!!”Steve赶紧按住了对方,“Tony,Tony!别激动,我想……我想我可以帮你……”

美国队长Steve Rogers对他胸前的星星起誓,他所说的“帮”是真的想帮助他,他曾经见过那些陷入发情期但是不想被alpha标记的omega用自残行为保持理智,那非常可怕,他绝不能让Tony这个本来就有自毁倾向的omega在这种时候接触任何利器。

“你想都别想Rogers!”但是很明显Tony压根不领情,他大力挥开了Steve的手,“我说过了,我们没得可谈——”

说着,钢铁侠亮出了手里握着的类似“剃须刀”的玩意,然后将前端的针头插进了自己的静脉。

“——包括恋爱!”



明亮的蓝色液体迅速注射进了Tony那本来就泛着不健康苍白的皮肤,随着注射,他之前面红气喘的发情期症状渐渐减轻。

Steve觉得之前还盘旋在身体某处的血液在一秒之内猛地冲进了脑子,瞬间点燃了他的怒火——那个“剃须刀”其实是一个便携式注射器,而那些流进Tony身体里的液体,是抑制剂。

此时,渐渐恢复平静的Tony还对他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你看,搞定了,我并不需要你。”

陷入发情期的前任omega恋人在自己面前注射了抑制素,对于任何一个alpha来说,这都是极端尖锐的挑衅和侮辱,这种行为不亚于竖着中指嘲笑一个身心健康的alpha硬不起来。Steve觉得自己的脸已经胀红了,心脏剧烈的跳动着,alpha的本能在他的每一根血管里啸叫着,基因里与生俱来的强烈占有欲驱动他冲上去强行征服那个omega。

一直躲在角落里透过虚掩的门观察着两人的Susan和Johnny不约而同的骂了句shit。

双胞胎俩并不能闻出空气里的信息素,但是他们知道,omega的发情期一个月只有一次,错过了这一次,就算双亲依然可以滚上床,却失去了标记和受孕的机会。alpha可以将自己已标记的omega强行逼入发情期然后让TA怀孕,但是Steve没有标记Tony,此刻不管他怎么释放信息素,都只能面对着耀武扬威的Tony束手无策。

这对于争分夺秒的双胞胎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他们的沙漏正在流失,因为Tony Stark这一个简单的动作,沙漏流掉了整整一个月。

“Susan,这就是你坑爹的报应!”Johnny乱抓着自己短短的棕发,“你看!爹地现在坑我们了!”

“别乱嚷嚷,大姑娘,我敢肯定这不是最坏的情况。”Susan捂住了他的嘴,把弟弟拖到了房间外面的走廊,“你的脑子里一天到晚就知道让他们上床么?听着Johnny,这个月内爹地虽然不能怀孕,但是我们可以抓紧时间解开他们两个人的心结,只要爹地还在瓦坎达,我们就可以——”

房间里传来的一声家具撞击声打断了Susan,双胞胎惊悚的听到双亲所在的房间里传来了类似打斗的声音,Johnny很快反应过来,拔腿往Tony和Steve所在的房间跑,天地可鉴,他们只是想让父亲们睡彼此,不想让他俩殴打彼此。

房间里还在不断传来各种摩擦和撞击的声音,然后出现了莫名暧昧的呻吟,Johnny推开门时,眼前是有些说不清的微妙一幕:道德标杆的美国好队长似乎有些失去理智,正把钢铁侠按在沙发上撕着那件昂贵的西装外套,而钢铁侠虽然没有出现发情症状,但是浓重的alpha信息素明显让他气息不畅,满脸潮红。

Johnny在原地“wow~”了一声,知趣的退了出去,顺手还带上了门。

Steve一脸懵逼:这小子为什么那么熟练?

然后他被Tony踢中胯下,毫无形象地滚下了沙发。



恢复了理智的美国队长非常挫败,刚才Tony踢了他一脚之后就不知道跑哪去了,下身某处还在隐隐作痛,但Steve已经没时间去管自己的身体了。

就在刚才,他在自己未来的儿子的面前非礼了Tony——Steve捂住了脸——这可真是太糟糕了,暂且不说Tony帮助过自己未来的孩子们,单说在孩子面前做这种事就绝对不是一个好家长的行为,难以想象孩子会怎么看待这样一个为老不尊的父亲,更难想象孩子回去会怎么和他未来的另一半说。

等等——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一直被他严重忽视的问题——如果说那俩小孩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他自己的孩子,那他们俩是他和谁生的?

或者说,孩子他妈是谁?

终于发现了华点的盲生(并不是)赶紧站起身往外走,并在休息室里找到了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嘛的双胞胎。

“那个……我想问一问……”顾不上管这两个孩子刚才在干什么,Steve抓了抓头发,组织着自己接下来的语言。

你妈是谁?——不行,这么问太不礼貌了,如果说算上时间的流逝,他们的母亲应该是比现在的自己看起来年长的女性(或者男性omega),不能直接这么问。

你们是谁生的?——不行不行,听起来像是兴师问罪,况且严格来说这么问是不严谨的,毕竟他们也算是自己生的。

我和谁生了你们?——不行不行不行,听起来火药味更重了,有一种“我真不该生你们”的感觉。

………………

美国队长想了一会,他觉得自己应该问出孩子妈的全名,他一点都不想听见Lily Rogers、Kate Rogers、Amily Rogers或者Martha Rogers这种他压根分不出是谁的名字——不,Martha的话他知道是谁——额,他的意思是,如果说他想搞清楚未来自己的结婚对象,那最起码他得知道对方来自哪一个家庭,这才对得起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心理建设……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一下……”耿直的大兵Steve Rogers看着双胞胎那双和自己颜色一致的蓝眼睛,在他现有的词汇里找了一个他认为又礼貌又能直指疑问中心而且还能体现自己良好教养的话——

“……你妈贵姓?”



Johnny很没形象的大笑了起来,而Susan扬起了一根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略显窘迫的美国队长。

“姓Stark。”她口齿清晰的回答道。



——TBC



最近年终特别忙,我尽量更新,总之不会弃坑,就是可能更新不定了,还请见谅。


评论(47)
热度(493)

一天一点负能量,幸福长寿又安康。

©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