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盾铁/内战后】Hole in the chest-心伤(中)

奥运结束了,这段时间都在欢乐的看奥运,这种放飞的心情啊~啊~

不行我要严肃一点……


上篇: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eac67d


文案:

某一天Steve突然获得了能看到队友们的心伤并将这些心伤具象化为胸前伤痕的能力,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Attention:

队3内战后。

含涂鸦配图。



正文:

“Tony……你……你还好么?觉得疼么?”

“……啊?”

一早的餐厅里,复仇者们目击了诡异的一幕,他们的领队美国队长用一种仿佛捏着易碎品一样的表情看着钢铁侠,两只手不自然的向前伸,似乎处在一种想一把抱住对方但是又不敢出手的矛盾中。

和整个人都僵住的美国队长相比,钢铁侠显得自然多了。见对方不回答,他无所谓的抬了抬眉毛,露出一个程序化的笑容,然后绕过了挡在自己面前的金发大个子,伸手去拿火腿吐司。

“Tony!”金发大个子立刻跟了上去,“Tony你真的没事么?不会觉得疼么?”

“Cap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Tony Stark耸了耸肩,“不过可以告诉你,我虽然熬了一夜但是直到现在我依旧状态良好,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不Tony,我说的不是那个,我说的是你——”Steve顿住了,他看了看周围的复仇者们投来的奇怪目光,猛然想起大家看不见他所能看见的东西。

复仇者们站在他身边,Steve能清晰地看到他们胸前的痕迹,那些伤痕随着他们的呼吸一起一伏,只有Tony胸前的那个大洞,连呼吸的痕迹都消失了。

Steve的心在那一刻狠狠地揪了起来,他抬起头,发现面前的Tony还在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他。

“抱歉……我、我有些激动了……”Steve甩了甩头,逼自己不去看Tony胸前的大洞,然后他将视线锁在Tony那双棕色的大眼睛上:“Tony……我……我能不能……抱抱你?”

Tony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从疑惑渐渐变成了为难,但是很快他天生的社交细胞开始起作用,这个小胡子富豪挂起了一副笑盈盈的表情,向拘谨的大兵伸开手臂:“当然。”

他尽其所能的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让自己看上去自然又放松,但是当Steve搂住他的时候,强化士兵四倍的触感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手臂下搂着的肩膀在微微的颤抖。

Steve自嘲的勾起一抹苦笑:Tony在抗拒他,甚至在被抱着的时候Tony都在尽量不着痕迹的避免和他身体接触。

他们依然置身在西伯利亚的风雪中,明明两人近在咫尺,却隔着看不见的冰风和暴雪。



当晚,Steve做了一个可怕的梦,他梦见自己回到了超级英雄内战期间,他看见自己在玻璃室里和Tony争吵,那时候的Tony的胸前密集的布满了伤痕,像一块内里早已断裂破碎,仅靠外皮堪堪连接的钢筋混凝土块,而他们每争吵一句,那些伤痕就增加一条。

在第三人视角的Steve看来,就是他自己每说一句话,都会在Tony伤痕累累的胸前再加一道疤。

“住口,Steve……”他对那个和Tony争吵的自己喊道,“住口!别说了……别再伤害他了!”

眼前暂时性的黑了下去,画面颠簸了一阵,等他再次恢复视力时,他看到了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视野里的自己举起盾牌,冲着Tony那就快要支离破碎的胸口狠狠地砸了下去——

“不!!住手!!!!”他冲梦里的自己大喊道,可是那个自己根本听不到。

一声响亮的破碎声之后,他看见Tony那被无数伤痕分割成碎片的胸口在盾的打击下破裂开来,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痕将他的胸口粉碎,化作破碎的冰渣落了一地,待雪雾和灰尘散去,Tony的胸口处只剩下一个巨大的空洞。

绝望、伤痛、愧疚和痛苦在一瞬间涌了上来,将他彻底吞没。

Steve几乎是惊叫着从噩梦里醒来,胸口疼得厉害,他低下头,发现自己胸口又多了一条极深的刻痕。他伸手摸了摸那条新的伤疤,当他的手指不断摩挲着纹路的时候,噩梦里的场景便不停地重复出现。

Steve感到一阵巨大的悲恸向他袭来——

复仇者联盟成员多多少少受过一些心伤,但只有Tony Stark的胸前破了一个大洞。

——那个洞,是他亲手砸穿的。




美国队长Steve Rogers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失眠的,天刚擦亮,他就睁着那双毫无睡意但是充着血的眼睛从床上爬起来。

走过静悄悄的厨房,他在餐厅里看到了被晨曦镀上一层金的Thor。

爽朗的神笑着和他打了招呼,说自己玩了一夜的电脑游戏,现在肚子饿了,想找些吃的。

Steve没有兴趣关心这个玩心太重的神打通了多少关,他表情严肃的坐到了Thor的对面:“Thor,我需要……和你弟弟谈谈。”

雷神前一秒还笑嘻嘻的表情一瞬间凝固了。

似乎是看出了Thor的担心,Steve拍了拍他的肩:“放心,我不会伤害他,况且和他接触的时候比较吃亏的是我,毕竟……他会魔法。”



踏进Thor的房间时,邪神Loki正背对着大门,站在窗前。

听到Steve走进,Loki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你看到了?”

Steve眯起了眼睛:“告诉我这是假的。”

Loki笑了起来:“不,这是真的,真实存在的哦。只不过能看到的只有你一个。”

“那……有什么办法能够……能够挽回么?”Steve的眼神暗了下去,他吸了几口气,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至少 告诉我……这是可以挽回的,哪怕、哪怕你也不知道挽回的方法——”

“——我知道哦。”Loki转过了身,面对着Steve。

美国队长震惊的发现这个无恶不作的邪神胸口也横七竖八的挨了不少伤,这些狰狞的划痕暗示着这个从小被抱养来的冰霜巨人惨淡的童年和内心的痛苦与煎熬。

“这里。”Loki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曾经也有一个洞。”






Loki的经历就像很多市井小说里描写的,一个孱弱的小孩在尚武的环境中不断挣扎的故事,血缘的差异,亲族的仇恨,同类的不信任,他在父亲和兄长的忽视中一步一步走向偏执和疯狂,最后在彩虹桥上父亲那一句“No,Loki”中万劫不复。

大大咧咧的Thor恐怕从未注意过Loki敏感的内心,他搂着来自地球的女朋友的肩出现在Loki面前,然后亲眼目睹了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邪神胸口一点一点崩塌,在胸腔的正中央形成一个空洞。

族群之仇、血缘之恨不过是个借口,拨开一层一层的伤疤,最终站在他面前的依然是当年那个惶恐不安的、弱小的男孩。

“后来呢……”Steve低声问,“你的胸口……是怎么复原的?”

“Oh~大兵,我还以为你能猜出来呢,毕竟问题的答案非常庸俗……”Loki用不屑的眼神瞟了瞟眼前这个灰暗的美国队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相爱。”



Loki带着讥笑和鄙夷离开了,留下Steve一个人对着空白的墙发呆。

相爱,一个全人类都津津乐道的词,一个能在电视上车轮战一般从早上轮放到凌晨的主题,一个恶俗的、被全世界的人挂在嘴边的词。这个词说起来是那么轻松,那么简单,仿佛这是刻在人类本能中的遗传技能一般。

可是真正的相爱谈何容易,他当然爱Tony,他可以很爱很爱,可是Tony呢?Tony要怎么爱他?

——Tony连心都没有了。



TBC

评论(90)
热度(1233)

一天一点负能量,幸福长寿又安康。

©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