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盾铁&BVS&(●—●)】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完结章

完结撒花~~~~

前篇1: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87317

前篇2: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cd2cd

前篇3: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0d262

前篇4: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e1dd3

前篇5: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1429f

前篇6: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cc4e4

前篇7: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ea97e

前篇8: 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51b03a 

前篇9: 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578207 

前篇10: 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60a6dd 

前篇11: 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6ddff0 

前篇12: 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77cb7f

前篇13: 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7415e8

前篇14: 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80359



Steve·Rogers感觉非常不好,但是他认为自己正在经历人生中一个重要的阶段,这个阶段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事实上整个复仇者联盟都在经历这个异常困难的时期,大家忙的像连轴转的齿轮,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停得下来,而Steve在自己忙了一整天之后,还要在夜晚承受思念带来的痛苦……好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到晚上就特别想Tony,也许是因为白天根本没时间想吧。

他想Tony,非常的想,之前他看到Tony发的那条推时心都揪在了一起。他想带Tony回家,他想Tony永远在自己身边,但是现在不行,他还不能去找Tony,一方面他相信Tony有本事不让他找到,另一方面他忙得根本抽不出任何时间追踪Tony的下落。

关于《索科威亚协议》修订版的二次投票就要开始了,两院议员和诸多官员在这段时间里没少活动,他们都在为自己支持的观点拉尽可能多的赞同票,而复仇者们不得不在这瞬息万变的情势下保持警惕并继续高强度的政治活动以保证自己能掌握主动权。

国务卿似乎知道两院的议员不是他能全部掌控的,所以这段时间他在积极地联系现在还留在《索科威亚协议》里的国家,希望他们能给两院议员和联合国施压;而另一边,副总统毫不含糊地以中立人的姿态开始张罗两院表态,一时间政坛吵得火热,以前关注过和根本没关注过这个协议的议员和官员纷纷跳出来大谈观点和利弊,他们甚至把内战时期的Team Cap和Team Ironman又搬出来划分自己的立场,每天的新闻版面让人们有一种又回到了超级英雄内战时期的错觉。

在这一片混乱中,除了媒体人异常兴奋之外,当事人和各部门的责任人也纷纷登上媒体阐述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其中包括那个在听证会上和Tony针锋相对的国务院女士。

她原本供职于国务院的人力资源部,因为她是索科威亚事件的遇难者家属,因此被国务卿调到了立法事务局,企图利用她受害者的立场和身份压制复仇者和反对派,她也因为这一特殊身份从幕后走上了前台,成为超级英雄事件中受害者的代表人物。在《索科威亚协议》修订版投票在即之时,她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很多时候我们必须暂时放下自己的私人感情和私人利益。”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在面对一个关乎整个国家,整个世界,整个人类的选择时,我们需要做的是摘除我们肮脏的私念,为这个世界保留一颗公心。”

国务院女士的发言似乎为此次事件定下了基调,两院的最终投票中,反对派以极少票数的优势险胜,之后的协议参与国和联合国投票中,由于并不是联合国所有成员国都参与该协议且大部分参与国已经被美国烦的心力憔悴,根本不想再纠缠于这个实施起来阻力重重的协议,最后《索科威亚协议》修订版的投票表决在安理会成员理事国中进行。毫无悬念地,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的俄罗斯使用了一票否决[1],至此《索科威亚协议》修订版被美国两院和联合国正式否决,超级英雄法案议题被永久搁置,但不排除未来再次被提上日程的可能。

得知消息之后,国务卿狠狠地踩灭了烟头:“我就知道毛子不是好东西!”



尘埃落定之后,复仇者们接到了副总统的邀请,前往副总统官邸参观叙话。

“非常感谢您,副总统先生。”Steve感激的握住了副总统的手。事实上复仇者们都知道,《索科威亚协议》修订版投票能在这样混乱的局面里取得有利于超级英雄们的结果,副总统发挥的作用不可小觑,如果不是有副总统这个重量级的人物坚定支持着复仇者,今天恐怕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不用感谢我。”白发苍苍的副总统笑了起来,“其实我支持你们只是想让我自己看起来稍微时髦一些。你们懂的,年轻人的世界。”

复仇者们尴尬地笑了笑,跟着副总统向官邸外走。

“这只是个开始,复仇者们。”一边走着,副总统突然冒出来一句,“希望你们记住,人们依赖你们,也永远在提防你们。”

他转过身,看着眼前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这个世界不会容忍绝对自由的力量,你们走到任何地方,都有一条无形的锁链在约束你们。而你们要做的,不是浪费时间和生命去试图摆脱它,而是学会与它和谐相处。事实上你们永远无法摆脱这条锁链,它有很多名字,它叫道德,法律,自律,自省,舆论,压力,政治……某一天它也有可能叫良心。”

“我希望你们做的,是学会适应这一切,在任何时候,都让你们的脑子优先于你们发达的四肢。”副总统笑了起来。

复仇者们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汗颜地低下了头。

副总统招招手让司机把车开过来,然后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复仇者们:“不要将这个世界枷驻在你们身上的约束当做负担和痛苦,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在被约束着。毕竟,只有小孩子才会因为老师要他们排队不许他们乱跑而生气。你们应该不至于那么幼稚吧?”

“当然不会,在这件事中我们已经学到了很多。”Steve点点头。

“很好。”副总统拍了拍他的肩:“好好排队,同时保留自己奔跑的力量。”



《索科威亚协议》相关事宜终于全部结束,复仇者们大大的喘了一口气,那些悠闲的日常又可以回来了,他们终于可以再次睡到日上三竿,可以围在冰箱前抢甜食和花生酱,可以打游戏到半夜,还可以在沙发里摊成一团一起看电影……总之,welcome back to the happy time 。

Steve还在处理一些善后事宜,Natasha打算为自己安排一个假期好好放松一下,Clint和Scott依然只想回家陪孩子,Thor急着要回Asgard告诉弟弟这个好消息,Banner博士舒展了他的眉头,准备继续去世界上找个小角落洗刷灵魂,不过在这之前,大家都很默契的留下来过一段舒服的集体生活来弥补那些被他们浪费在争吵和冷战上的时间。在复仇者们都准备迈向新生活的时候,Wanda整理好了行囊,来和大家们道别。

“我必须学会控制我的力量。”她说着,“我申请了一家专门为超能力者开设的学院,在那里我可以更系统地认识我自己,控制我自己。”

“可怜的孩子~”Clint摸了摸她的头发,“其实我们没有一个人怪你。”

Wanda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们不会怪我,但是我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副总统说的没错……之前我所做的无非是摸瞎乱跑,现在我觉得我应该排在队里。”

Steve很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长大了,Wanda。”

“当然,人总要成长。”Wanda笑了起来:”我可不想当一个从电影开头到结尾一点长进都没有的无聊角色。”



协议问题虽然搞定了,但是公关和宣传依然不能放松。在Natasha的带领下,复仇者们打算在这段闲暇的时间里,彻底对内战造成的不良影响进行拨乱反正。

按照Natasha的计划,首先,就是要为Tony·Stark正名。

在超级英雄内战初期,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民众们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站好了队,而钢铁侠Tony·Stark因为其资本家的身份从很久之前就被一部分人厌恶,这种针对性极强的仇富心态直接被带到了内战期间的舆论里,那段时间Tony的风评里充满了戾气和偏见,甚至有人跟风开始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和生命威胁。 

相比之下美国队长以他正义的颜值和一直以来的大好人形象争取到了半数以上的支持,处在社会被统治阶层的民众们明显更喜欢将自己反压迫的心情寄托在美国队长所代表的“自由”上,毕竟在一个一拍电影就黑政府的国家里,人民永远更喜欢那些打出“反政府”擦边球的事物。 

然而内战让复仇者两败俱伤,内战期间的内部斗殴丑闻直接让复仇者联盟的声誉降到了底,民众不再纠结站谁的队,他们谁都不支持,他们选择聚集在一起强烈谴责复仇者们。在一切都变得不能更糟糕时,独自一人收拾残局的恰恰是民众口中那个“自私,卑鄙,无耻”的资本家Tony·Stark。 

复仇者们觉得,不能再让人们这样误解下去,他们有责任有义务向世界解释清楚Tony·Stark是一个多么好的人。 

Steve用他饱含深情的笔触写了一篇长长的文章发到了Twitter,从头讲述了内战的起因,经过,分裂,以及Tony的付出和Tony无人知晓的痛苦,还有自己回来之后无比后悔难过的心路历程。在这篇文章里Steve充分发挥了他文艺兵的特长,再加上他对Tony的深深思念,全文写的百转千回,催人泪下,一发表就赚足了网民们的眼泪。 

“真不是我说,Cap太肉麻了。”Clint滑动手机阅读着Steve的文章,“我要是这样写Laura然后念给她听,Laura能恶心的吐出来。” 

Natasha瞥了他一眼:“真不是因为看着你的脸所以才吐的么?” 

文章贴在复仇者各大平台的官方账号上,引起了数十万人的驻足观看。在文章转发了上万次之后,网民们开始反思他们对钢铁侠的语言暴力,渐渐地,一些讲理的人站了出来,他们澄清了之前网络上对Tony·Stark的各种抹黑和中伤,而曾经被Tony救助过的人在网上形成了联盟,致力于让更多人知道Tony·Stark有一颗善良温暖的心。 

为Tony正名的活动取得了比想象中还要好的效果,复仇者们也尝到了引导舆论的甜头。在Natasha的策划下,复仇者的官方账号Avengers_offical趁热打铁地发起了#吻一吻钢铁侠#的活动,号召大家吻一下自己的钢铁侠周边并拍照发推,再打上活动的Tag,让不知道现在在世界哪一个角落的Tony感受到大家的温暖。Natasha表示这个活动旨在向Tony示好,算是复仇者们在内战后第一次正式公开的向Tony表示感谢和喜爱,尽管Sam和Clint觉得这么做太羞耻,但是Steve奇迹般的很支持这个活动。 

为了以身作则,复仇者全员不管情不情愿,都被Steve和Natasha强制命令参加了这个活动,那几天复仇者大厦里随处可见撒丫子狂奔的Clint和拿着相机追在后面的Natasha。 

Avengers_offical账号在活动期间每天发一张复仇者们亲吻钢铁侠(周边/玩具)的自拍,起初是一脸懵逼被按在钢铁侠面甲图案的盘子上的Scott,第二天是不情愿地吻着钢铁侠毛绒玩具的Clint,之后是微笑着亲吻了钢铁侠面甲造型粉底盒的Natasha。 

粉丝们显然很吃这一套,一夜间Twitter和instagram上就涌现了大批的亲吻钢铁侠照片,有人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陪睡钢铁侠玩偶并承认自己每晚裸睡的时候都抱着他,还有人专门来到了各种主题公园,只为在等身大钢铁侠的雕塑前献上一吻,然后拍照发推。除了网友,一些公共人物和企业高校也参与了进来,旧京山理工大学官方账号更新了一张他们的吉祥物Baymax抱着钢铁侠气球的照片,照片上Baymax紧紧搂着钢铁侠的气球,就像他之前搂着真正的Tony那样。网络红人Bruce_wayen真人出镜秀了一把他的24K金镶钻钢铁侠钥匙扣,就连大学期间和Tony一直不对盘的Lex_luthor[2]都发了一张别扭地吻着钢铁侠头甲造型的玻璃杯的自拍,写着“送给老同学,吃屁股去吧!” 

似乎是被网络上的热情所感染,其他复仇者们也陆陆续续加入了这一活动,Banner博士很有创意地发了一张自己亲吻巨大的钢铁侠沙发垫的自拍;Sam带着之前被Clint亲过的钢铁侠毛绒玩具去晨跑,并在晨跑完休息的时候发了一张亲吻它的自拍;幻视依然是一脸状况外,他把嘴唇贴上了钢铁侠造型的鼠标并按下了拍照键;另一张自拍上Rhodes一边吻着钢铁侠面甲图案的马克杯一边笑的很灿烂;在外求学的Wanda像个少女一样抱着快餐店抽奖得来的钢铁侠充气玩具拍了张可爱的亲亲照;Thor则选了一张自己和等身大钢铁侠塑像的合影,按照Thor的说法,他在照片里亲塑像的面颊代表Asgard战士之间的友好和互助,可惜照片拍糊了,据说是Loki拍的时候因为笑的太厉害所以手抖了。 

活动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主题页面下每天都能刷新到数以千计的新图片,#吻一吻钢铁侠#这个Tag逐渐被推到了Twitter的当月排行首页,连Twitter大红大紫的账号superbat_ship也来掺了一脚,他发了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蝙蝠侠玩偶和一个超人玩偶把一个钢铁侠玩偶像夹心饼干那样夹在中间,分别一左一右吻着钢铁侠玩偶的脸,配文是“为某个傻帽操碎了心”。这条洋溢着童趣和友情的推引起了无数转发和点赞, 一时间热度不退。 

几天后活动的高潮来临,Avengers_offical账号更新了最后一位复仇者的活动照—— 

照片中出镜的不再是钢铁侠的玩具,而是真正的钢铁侠战甲Mark46(很多粉丝看到这个就尖叫不止),上面似乎还带着硝烟和烈火的味道。美国队长Steve·Rogers站在战甲面前,如同对待心爱的恋人一样将一个温柔的吻印在那光滑的面甲上。 

整张照片打光模糊,光影柔和,美国队长闭着眼,表情自然,动作温柔,显得深情且投入,整张照片就像是从上个世纪的唯美爱情文艺片里剪出来的剧照,照片下方还打着一行水印,显示摄影师和后期都是Friday。 

照片是美国队长本人发的,因为发照片的时候他配了一行字:“希望有一天不用再亲吻你的躯壳,你是被爱着的,SR。” 

这条推一出,整个Twitter都沸腾了,“我就说他们是一对!”和“什么?他们竟然是一对?!”两派观点蜂拥而至,在网上的一些好事者搬出了各种偷拍视频、照片和分析来了一段深度八卦之后,网友们终于意识到复仇者联盟一夜之间有人出柜了,还是两个。 

Clint第二天从超市回来的时候一脸肃穆地拍了拍Steve的肩:“Cap你赢了,我已经看到有安全套上印着你俩的头像了。” 



在世界另一端,Tony正经历着他一生中嘴巴最享受的阶段。

在吴医生的家乡,他吃到了看到了摸到了想到了很多以前从没吃过没看过没摸过没想过的东西,这个东方大国几乎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是没等他好好研究一下这个新世界,吴医生因为嫌他烦,在两周后果断把他踹走了,临走时给他带了大包小包的土特产和一大堆吃的。

Tony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与吴医生告别,他费力地咀嚼着满嘴的绿豆糕,手里抓满了零食,几乎已经拿不下任何东西:“吴医生!谢谢你!下次我还会来看你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吃豆捞!”

吴医生狠狠甩了他一个白眼:“你想都别想。”

说完,又往Tony怀里塞了一包沙琪玛。



告别吴医生之后,Tony去了很多地方,他找来了Happy,陪着他把那些因为埋头在实验室里而没能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的时光都补了回来。他探访了阿尔卑斯山的积雪,淌过了尼罗河的波涛,造访了长城的陡坡,感受了红海的日出,领略了里约的热情。他几乎是绕着地球跑了一圈,仔细的品尝了那些他曾经没注意过或者即便因为工作来过,但因为不上心只是走马观花一掠而过的风景。

一路上他也在关注着复仇者联盟的消息,毕竟《索科威亚协议》修订版投票是他心头牵挂的第一等大事,虽然他狠心把现在的摊子留给Steve他们,但不代表他就一点都不担心。在得知协议修订案终于被成功否决之后,Tony大舒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但是很快各大社交网络上的走势让Tony又头疼了起来。Avengers_offical时不时犯点神经病也就算了,Bruce和Clark这对狗男男还跟在后面煽风点火,连Hiro和Baymax那两个小天使都掺和进来,最后竟然连老死不相往来的Luthor都冒出来秀存在感,真是让Tony又气又笑。

直到他看到Steve吻Mark46的照片,他才意识到这不是个单纯的玩笑,有些重要的东西真的在他离开的这些日子里一点点变了,比如说民众对钢铁侠的态度,比如说他那些被擦洗一新的战甲们,比如说复仇者们,比如说Steve……

“Friday你这个小叛徒!你竟然让那个老冰棍轻易碰你爸爸的战甲!”——再比如说好管家Friday。

就这样,Tony带着这种周期性抓狂/无奈/哭笑不得的心情走完了他的寻找自我之旅,当他再次回到肯尼迪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了。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Tony第一次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第一次不知道该去哪里好,不想回家,也不想去自己任何一处豪宅,更不想随随便便往哪个角落里一窝没日没夜的做实验,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头脑空空如也,根本想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去的地方。

最终,Tony带着一身疲惫,风尘仆仆地回到了那个在他心力交瘁时给了他无数安慰的堪萨斯小镇。

拨开低矮的灌木,Tony看着眼前的景象愣住了。

在夕阳的余晖下,穿着老式格子衬衫的金发大个子正和Martha家的那只拉布拉多犬玩得很开心,落日的微光将大个子的金发照成了明亮的橙黄,健美的肌肉在明显过小的衬衫里随着运动不断凸起,鼓得几乎要爆出来,金发大个子的Steve·Rogers拿着一根骨头造型的狗狗磨牙棒,不停地甩出去然后让拉布拉多捡回来。

Tony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卧槽,他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和Steve相遇,这幅画面说不出的熟悉却又完全不一样——毕竟几个月前站在拉布拉多身边的是他,而躲在灌木中的是Steve。

“Tony!”Steve一回头就发现了同样穿着朴素休闲服的小胡子土豪。

Tony的小心脏扑通一跳,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金发大个子正双眼闪亮地看着他,拉布拉多也双眼闪亮地看着他,金发大个子双眼闪亮地拉着双眼闪亮的拉布拉多防止双眼闪亮的拉布拉多冲上来扑倒自己……不知道为什么,Tony觉得自己面前站着两只大型犬。

好吧气氛有点尴尬,钢铁侠在脑海里筛选着这种时候该对美国队长说什么,是“Hi兄弟咱们又见面了~”还是“你好Rogers你为什么在这?”亦或是“天哪Steve你竟然跟这只狗混的这么熟了!”要不就是“Martha做的甜点超级好吃,不是么?”

…………

在脑内搜索了一番之后,Tony还是决定放下那些无聊的寒暄,根据现下的实际情况,说了一句最符合此刻自己心境的话——

“额……Steve,有话好好说……别放鹅。”



“……Tony……我……”好不容易弄走了那条双眼闪亮的拉布拉多,Steve看着眼前褪去了高档西服和坚硬战甲,只穿着简单休闲装,显得异常柔软的Tony·Stark,开始觉得有些不知所措,“我……我可以碰你么?毕竟你说过你害怕我……我不知道如果我碰到你会不会引发你的不适……”

Tony爽朗的笑了笑:“拜托,我还没弱到跟你握个手就浑身颤抖的地步。”

“如果是……比握手更进一步的……‘碰’呢?”Steve小声说。

Tony无所谓的耸耸肩:“拥抱一下也无所谓,男人之间的拥抱最真诚了不是么?”

Steve不自然的咽了咽口水:“也许……比拥抱……再进一步?”

“老天,那你只能吻我了~”Tony笑了起来,“你不是吻过我的战甲么?”

“战甲不算……其实我……不仅仅想吻你……”Steve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不知道他嘟囔了什么,只看见这个大个子士兵的脸越来越红。

虽然没有四倍的听力,但Tony全部听到了,他按住了自己砰砰乱跳的小心脏,用一种混合着委屈和好笑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个脸红的像番茄的大兵——

“这是性骚扰,Cap。”

“……对不起……啊……我是说,为什么不呢?”Steve突然一笑,张开双臂朝Tony走来。

“等等!卧槽?!Rogers你要干什么!”Tony吓得身体里的女高中生又要跳出来了,他尖叫着一边躲一边往后退,“Rogers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叫Martha了!”

“Martha不在,她去地里摘红薯了。”Steve笑着说,“今晚吃芝士焗红薯。”

看着眼前金发大胸的美国队长一改几分钟前的羞涩和不安,换上了一张不怕开水烫的无畏脸向自己逼近,Tony觉得这回自己躲不掉了。

“听着Cap……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有控诉你的权利!”他一步一步往后退,一边把手上拿的行李扔在一边,“到时候你就会收到我的律师寄来的传票——Holy shit你干什么?!”

“Language,Tony~”

“Language你妹夫!!把你的手从我屁股上拿开!!”

“别说话Tony~”Steve轻笑道,手下悄悄用力揉了揉小个子土豪的腰,“闭上眼。”

“你这个流氓……”被那双蓝到透明的眼睛盯着,Tony觉得自己撑不住了,他自暴自弃地闭上眼,任Steve紧紧贴上了他的嘴唇。

美国队长的吻带着不可抗拒的自由民主气息,正义得让Tony瞬间软了腰,他不知道这个冰冻了七十年的老冰棍哪学来的这么好的吻技,吻得他全身都酥了,以及他的肺发出了快要被勒得不能呼吸的抗议。

Tony想推开Steve,但是对方的力气明显比他大多了,没办法,他只好用力拍着Steve的背,好不容易才把这只大型犬推开。

“你看到我发给你的推了么?”Steve的呼吸有些急促,他依然抱着Tony,顿在Tony的耳边,把湿热的呼吸一下一下传递给那只通红的耳朵。

“发给我?我以为你是发给粉丝炒作热度的……”Tony整张脸都烫得不得了,他艰难地挣扎了一下:“别乱摸!不许把手伸到T恤里……你松开点!我要不能呼吸了……”

Steve固执地摇了摇头:“不松,一松手你又要逃了。”

“我才不是逃——我、我只是……散散心……你给我松手你这个流氓……”Tony不安分的扭动着身体,“你要是再乱摸我就——Steve·Rogers!!!”

“有何指教?”被点名的美国队长一脸无辜的看着他,笑得像牙膏广告里的牙模。

Tony气的牙痒痒,怎么说Tony·Stark都不应该在这种事上输掉,最起码不应该输给Steve·Rogers这种——怎么说呢——约会次数达标之后才能开房的保守派老顽固。可是现在这个保守派像个发情期的野兽一样充满攻击性,甚至让Tony这种老司机都招架不住。

当了不少年花花公子的Tony·Stark觉得自己受到了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侮辱,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被一个九十几岁的冰冻老处男撩的毫无招架之力。

不甘心和好胜心一起涌上来,他一把捞住Steve的脖子,狠狠地把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哇啊!你真咬?!”轮到Steve叫了起来。
 


挖红薯回来的Martha看到了自己家院子里辣眼睛的两个人,她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掏出了手机。



几天后,时逢超级英雄内战一周年,Avengers_offical发了一张模糊的照片,照片中穿着格子衬衫的大个子金发男人伸着双臂紧紧搂着怀里的人,只在手臂外露出了一点点棕色的头发。他们似乎在较劲,又好像是一个深深的拥抱,甚至看久了会让人有些滑稽地觉得大个子只是在用窒息法擒拿怀里的小个子男人。

 这条推打了#吻一吻钢铁侠#的Tag,并配了一行字:“Finally,the Civil War ends with a kiss.” 



——全篇完

 
 

[1]因为美国电影一直在黑俄罗斯,所以这是毛子の报复23333~顺便一提,在这个投票里中国投了弃权,因为觉得签协议的国家都太蠢了实在是不想和他们一起玩。

[2]超人系列的大反派Lex·Luthor和Tony一样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那个时候他还是有头发的↓


 
 

彩蛋一:

正文里没有说明的十件事: 

1、Bruce·Wayen和Tony在婴儿车里就认识了。 

2、LexCorp的老总Lex Luthor和Tony虽然是MIT的同学,但不是一个专业,他们是在男澡堂里认识的。 

3、吴医生祖籍陕北,他真的会唱《信天游》。 

4、幻视知道Jarvis的所有过往,他之所以没有表现出来,主要是因为害羞

5、幻视害羞的时候脸会变红,但是没人看得出来。 

6、Tony很少叫Peter的名字,他一般称呼Peter为宝宝。 

7、Peter在和Tony开玩笑的时候会喊Tony“爸爸”。 

8、Tony曾经给Baymax做了一套金红色的装甲,并企图在装甲上涂上Mark46.5的字样,被Hiro阻止了。 

9、被Hiro绳之以法的卡拉汉教授曾经是Tony大学时期的任课老师之一。 

10、superbat_ship账号的运营人是Clark·Kent。 



彩蛋二:

继#吻一吻钢铁侠#活动之后,Twitter上的粉丝们又发起了一个新活动,叫做#钢铁侠吻了谁?#,之前在官方账号上亲吻了钢铁侠战甲的美国队长被寄予了厚望,在网友们猜的火热一片,开个不知道多少个投票,甚至恨不得直接赌钱的时候,Tony_Stark_U_Know_Who_I_Am账号默默更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钢铁侠Tony·Stark一脸慈爱地把一个吻贴在一个十五六岁小少年的脸颊上,小少年羞涩的笑着。

这张照片一出,网络又爆炸了,正在大家热烈讨论“美国队长被绿了”以及“Stark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私生子”的时候,Avengers_offical更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美国队长Steve·Rogers吻了同一个小少年的脸,另一边的脸。

同时被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吻脸的少年尴尬的笑着,网友们则被这种莫名的亲子感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彩蛋三:

本篇三巨头:

吴医生:你就作吧,我看你能作到什么时候。

Martha:虽然你们不是我儿子,但是谁都会不自觉把我当妈。

副总统:我跟你们说,你们搞的这个内战啊,excited!你们以为我浪一次就说明我傻么?Too young too simple!你们还要提高一下姿势水平,学习一些人生的经验,比如说我吧,出场很少,但是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怒斥国务卿;第二,给复仇者一次机会;三,组织两院再次投票让复仇者最终获得自由。很惭愧,就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后记:

其实我不是个写文的,我是个画画的,要不是队3我觉得我已经出漫威的坑了,但是队3撒了好一把狗血又把我拍回来了。

其实我想写那种我才不管你们呢我回去就把复联解散你们以后爱干啥干啥去我TM就是不管了的铁罐。但是转头一想还是算了,纯发泄的话也解决不了问题,不如以解决问题打破僵局为目标去写一个成熟可靠的铁罐。

所以本文中的铁罐是我所能想到的铁罐100分形象,如果以后的电影当中真正的铁罐比这个铁罐任性不讲理我也觉得完全OK,不过是从100的满分向下扣几分十几分罢了。

最后,这几天会整理了发红区,可能会有一点点修改。

本篇没有番外,谢谢大家的阅读~!

评论(113)
热度(1421)

一天一点负能量,幸福长寿又安康。

©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