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盾铁&BVS&(●—●)】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14

不出意外下一章完结,话说今天是罗师傅的生日啊~~生日快乐~。

前篇1: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87317

前篇2: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cd2cd

前篇3: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0d262

前篇4: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e1dd3

前篇5: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1429f

前篇6: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cc4e4

前篇7: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ea97e

前篇8: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51b03a

前篇9: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578207

前篇10: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60a6dd

前篇11: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6ddff0

前篇12: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77cb7f

前篇13: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7415e8



事实证明,有时候困境就像多米诺骨牌,当你推倒第一个困难之后,后面的也会迎刃而解。

复仇者们凭借上一次的纽约外星人大战获得了广大民众的支持,网络热度蹭蹭的往上跳,各大平台上的表白活动如火如荼,复仇者们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拥有了他们的新兴粉丝群体,就连之前联名要求复仇者解散的活动也因为发起者变成了复仇者的粉丝而不了了之。

当幻视将这些网络信息告诉复仇者们的时候,大家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不过对于Steve来说这些倒不是最让他开心的,他最欣慰的是看到了那个联名活动官网首页上被打上了“屠杀者”水印的Tony的照片终于被撤掉了,天知道之前他打开这个网站看到照片的时候有多难受。

Tony的身体恢复得很好,Friday说他这几天就会回到大厦,为此Steve总觉得自己应该准备些什么,比如说写着他想对Tony说的话的长篇发言稿。

但是当他看到Tony的时候,他发现打好的腹稿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Tony是半夜回到复仇者大厦的,他似乎捣鼓了几个小时的东西,然后在天亮后第一时间让Friday通知Steve到地下实验室来。

Steve踏入实验室的时候,Tony正穿着他一贯的摇滚T恤和运动裤,站在一块蓝色光屏前点点画画,那幅画面安静又和平,就好像曾经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也许是画面太过熟悉,Steve愣了好久才开口喊他。

“Cap?你来了?”Tony转过身,“上次外星人那事尘埃落定了?咱们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Tony你还好么?吴医生说你的心脏……”

“我想给你看个东西~”似乎没有理会Steve,Tony自顾自地走到一边,在屏幕上点了些什么,实验室中间的空地上开始有细细的光线一点一点地覆盖,然后像全息投影那样,渐渐构成一个个面,接着是立体的影像——

Steve喊了出来:“Howard!”

——他的面前,站着苍老了最少三十岁的Howard·Stark。

“是的,我爸爸。”Tony指了指那个投影出来的人,“这是一个利用全息投影和电脑模拟特效还原人物场景的技术,全名比较长,你可以直接叫她‘二构’……”

“Tony……这……”看着眼前栩栩如生的Howard,Steve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技术是我开发来治疗我自己的一些……心理创伤的……”Tony低着头,挥挥手让Howard的影像消失了,“你知道的,我的家庭,我的父亲……我直到最后都没能有机会和他说一句我爱他。”

Steve的心揪在了一起:“Tony,对不起……”

“后来……你们走了之后,有一段时间我也会用二构看看我们曾经的日子。”Tony突然笑了一下,“曾经我们都住在这里的时光。”

Steve无助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Tony,别说了,我保证再也,再也,再也不会让你经历这样痛苦的日子,我保证从此以后都——”

“——Steve~”仿佛像没听到Steve在说什么一样,Tony接着说,“你知道么,有些话我一直想对你说。在战场上我问你在我们和你好哥们之间选谁……事后想想,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不应该这样问,这会让你为难,会显得我很小心眼,但是我的感情告诉我,我其实想这样问你很久了。”

他转过身,直视着Steve的眼睛:“谢谢你选我,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Steve愣了一下,紧接着不可置信地向Tony走去,企图拉住对方的手:“不,Tony,我不是想让它代表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直接穿过了Tony的身体。

Steve止不住的一阵窒息,他想起了几分钟前Tony说的话,想起了那个栩栩如生的Howard,想起了从刚才开始Tony似乎根本不是在和他对话,而是一个人自言自语,Steve突然意识到了——

“这是二构。”Tony说过,“利用全息投影和电脑模拟特效还原人物场景的技术。”

——现在站在他面前的Tony也是。

Steve感到一阵悲恸,Tony并不在这里,他只是用他自己的残相交代些话罢了,一想到这个,他就止不住的难过。

一边的二构Tony似乎并没有感觉到Steve的心情,他用一如既往平静的语气接着说了下去:“Steve你知道么?当我以为你又丢下我们跑去瓦坎达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用斥力炮轰开你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但你没走,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你看,我对你的要求就这么一点点而已。”

“但同时我也意识到了一件事,Steve,我们之间的问题远远没有结束,就算搞定了政府,搞定了协议,搞定了外界的一切麻烦,但是你和我的问题来自我们两个人内部,而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也许根本解决不了……”

Steve抬起头来:“等等Tony……我们的问题?我们的什么——”

“你的好哥们,抱歉我无法原谅他,我也不打算,但我保证我不会再企图伤害他了,我想这已经是我们之间能达成的最好的和解了。”Tony垂下了长长的睫毛,“在西伯利亚那次,我知道你是想阻止我伤害他才会攻击我,但是Rogers你有没有一点点感觉到……你做决定太快了些?你几乎是一瞬间就把枪口对准了我,那个时候你的眼神就好像我是九头蛇的人。”

“不,Tony……不……不是这样的……天哪……”Steve痛苦的捂住头,不断地在心里用愧疚和无力感将自己戳的鲜血淋漓。

二构Tony看着他,依然在说:“在那一刻我知道了,虽然我和他都是你的朋友但明显我的段数不够,也是,他和你共享了穿越七十多年的共同回忆,而我和你也就这么几年间斗斗嘴吵吵架的交情罢了。”

Steve看着眼前的小胡子男人,碧蓝的眼睛里渐渐涌出泪水:“Tony……不……请你听我说——”

“但我还是得帮他。”二构Tony的神色有些灰暗:“于理,我得帮他,于情,我无法原谅他,我能做到的最多只是不伤害他,也许等某一天我真正释怀了,我大概可以搂着他说hey兄弟你知道么,在西伯利亚的时候你娘爆了,但是现在不行Steve,我做不到。”

“我不知道如果立场转换你会怎么想,我想过,如果换做小罗谋害了你的父母,而你想要攻击小罗……我想过很多次,在脑海里模拟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结论是我大概也会选择保护小罗……但我绝不会把你当满大人或者Obadiah Stane那样打。”

“都是我的错,Tony……请你不要这样……Tony……”Steve用一只手撑着工作台,才勉强支撑住自己,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揪着胸前的衣服,在那层薄薄的布料下面,有个地方正疼得撕心裂肺。

二构Tony依然看着他,平静地继续说着:“Rogers,我害怕你。你举起盾牌的那一幕成为了我噩梦里的循环播放内容。你知道么?直到现在我看到你的时候都会产生下一刻你就会把盾砸到我头上的幻觉。”

“不……不会了Tony……我发誓绝不会再有这样的事……”

“你们回来之后我想过,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些时间各自冷静下来想想,所以我离开了,我觉得这对我们都好。但是你找来了,我不想承认当我在堪萨斯的农场上看到你的时候我心底是开心的……我想,也是,协议还没有完全搞定,送佛送到西,我得回去再努力一把,所以我回来了。”

Steve用泛红的眼睛看着他:“是啊,Tony……你就是那么的好……”

二构Tony笑了起来:“其实我曾经无数次想甩手不干了,也曾经无数次跟自己说,再搞定政府这一次,再搞定那些坏家伙一次,我就跟你们说拜拜然后你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去我不管了,但是我发现这一次完了总有下一次,而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去处理那些烦死人的事。”

“所以Steve,这次轮到你了。”他抬起眼,第一次用一种不容置疑的严肃表情看着Steve:“我很累了,我要走了,这次是真的,接下来就靠你了。之前你写给我的信里说不想我面对空荡荡的房子,但是实际上你带走了大部分的复仇者,留给我的还是一间空屋子。现在,我留给你一个完整的复仇者联盟。”

Steve的肩膀颤抖着,看着二构Tony冲他眨了眨眼:“别再搞砸了。”

“…………你说谎,明明就少了你。”Steve轻轻地说着,觉得自己的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Tony……别走……我还有话没告诉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Tony的虚拟影像慢慢消失,Steve对着空气嘀咕了一句——

“我爱你。”



复仇者们投入了有条不紊的战后重建工作。

钢铁侠走后,美国队长成了复仇者代言人,初次登上政治舞台的Steve第一次尝到了忙的脚不沾地的滋味。

国务院、国务卿、议员、警方等等几乎是同时找上了他,听证会,发布会,记者招待会等活动把他的时间表占的一丝不剩,无论什么时候都可能有一个紧急电话打乱他的步调,无论什么地方都可能窜出来一个记者举着大号话筒问他各种各样无聊的问题……Steve觉得自己的身心疲惫不堪,心底对Tony的内疚也与日俱增。

内战过后的Tony,是如何在健康不佳的情况下抗住这一切的?当他们在瓦坎达无所事事的时候,Tony是不是承受着比这严苛一百倍的压力?Tony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在处理完这些破事之后回到空无一人的复仇者大厦的?当他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他的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脏是不是疲惫地好像下一秒就会停止跳动?

Steve无法得知这些问题的答案,他只是不停地告诉自己,现在他所面对的情况已经是Tony努力争取来的最好局面了,他必须抗住所有压力,完美的处理好所有问题,无论多么疲惫,无论多么委屈,他都必须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忘记一切不快和沮丧,在第二天来临之前做好所有准备。

然后,像Tony那样去战斗。



一个多月后的某天晚饭时间,一直周旋于媒体和社区之间的Natasha回到了大厦,她拿着一个文件袋走了进来:“Guys,我们需要一个对外的公关计划。”

“那是什么?”Clint一脸懵逼。

女特工翻了个白眼:“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公关白痴,我们这个团队之前的声誉才会那么差,你们从来没觉得我们缺少一个重要的,与外界对话的平台么?以前都是Tony在忙里忙外,可是我们不能总依靠SI的影响力,这对Tony和pepper都不公平。”

Steve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自己处理各类事物时的最大感受,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是的,很多时候我们被外界误会的原因,是我们根本没有一个与外界沟通解释的途径。”

“没错。”Natasha把文件袋扔到桌上,“你们能想象在这个年代我们竟然连个公众号和官方网站都没有么?我们根本没有和民众对话的平台,更别提出事时候的危机公关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自己成立个媒体?”Scott抓了抓头发,“还是说我们要雇一个官方新闻发言人?”

“不用那么费事,这是一个自媒体的时代,申请个账号就能搞定一些问题。”Natasha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我们必须自己发声,不能再让那些媒体和政府肆意塑造和扭曲我们的形象了。”

Steve点了点头,一边的幻视和Wanda依然一脸懵逼,Scott和Clint互相看了一眼,只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不解。

“好吧~”Clint举起了手,“听你的。”



在Natasha的安排下,Twitter上首先出现了Avengers_offical的账号,之后是Facebook、instagram和YouTube,再后来在yahoo.Japan和联合国官网上也有了复仇者的专用发布页面,最后甚至微博上都有了他们的账号。

除了Twitter账号是复仇者们自己打理之外,其他账号均由专人运营,主要是分享动态和官方发布,偶尔会转一些粉丝的作品或发起些无聊的投票增加民众参与度。

作为见面礼,Avengers_offical账号进驻Twitter的第一天发了一张当年纽约大战时的新闻照,而头像则是一个象征着复仇者的A。Natasha选的照片非常官方正式,接连着发的几条严肃推文也显得这个账号很权威。之后根据Natasha拟定的亲民路线,这个账号渐渐变得风趣幽默,Clint会在上面发他今天的甜品清单,联盟里的趣事;Banner博士会偶尔抱怨大厦里总有人惹他生气;Natasha会分享化妆品短讯并附上一张自拍;Steve偶尔会拍点自己健身的照片,然后会出现一大票舔胸肌的迷妹;Thor会打一堆乱码上去然后配一张莫名其妙的照片,十分钟以后幻视会上线解释那是因为来自Asgard的神不会用小面积触摸屏并且不会打开前置摄像头。

Avengers_offical的粉丝如火箭般上涨,很快就超过了不少明星和政客,仅次于一个叫做superbat_ship的最火账号。渐渐地Avengers_offical越来越火,也越来越不正经,几乎所有粉丝都知道了这个账号背后是真正的复仇者在管理,组团猜每一条推分别是哪一个复仇者发的也成了粉丝们的日常。

Avengers_offical由所有复仇者管理,每个人都有这个账号的密码,每个人都可以登录发推,所以有时候会出现两个复仇者吵架,然后同时登录这个账号互相扯皮的情况,而这种时候粉丝往往就懵逼了,因为在粉丝看来这个号会突然和自己吵起来。这种时候只有等Steve或者Natasha上线整治,才能消停。

在这个账号的管理问题上,复仇者们都很信任Steve和Natasha,毕竟Natasha有极强的时事敏感度,而Steve足够正经可靠——直到Steve也闹出事来的那天。

那是一个Steve用官方账号刷着Twitter的夜晚,一个粉丝的留言正好被刷到了最上面:Whers is Ironman?

钢铁侠在哪里?这几乎是几个月来被粉丝们提及最多的一个问题,复仇者的官方账号开的如火如荼,而那个总是走在科技最前沿又骚包又咋呼的Tony·Stark没有理由不加入。

Steve的心揪了揪,这几个月间压抑的思念在一瞬间将他淹没,他点开了回复,用接近于虔诚的态度慢慢的回复了一行字:“虽然他暂时不在,但他终会回来,我想他,在每一个夜晚。SR.”

回复完这一条,Steve关了手机,守时地进入睡眠。

然而他不知道,在他睡着之后,Twitter默默地炸了。



美国队长每天晚上都在床上想念钢铁侠——这是个不引人遐想都难的话题。

首先是那个叫做superbat_ship的火得不像话的账号retweet了这一条回复,并在回复里问了一句“在每一个夜晚?你认真的?”

这条推很快被LOL、OMG和hhhhhhh淹没,接着daily planet官方账号、LexCorp官方账号和旧京山理工大学学生会官方账号都转了这条评论,最后连Twitter红人Bruce_Wayen都跑来转了一次,还艾特了Tony_Stark_U_Know_Who_I_Am。

Tony_Stark_U_Know_Who_I_Am这个账号已经有快一年没更新了,最后一次发推还是一年前的某一次体能训练,满头大汗的Tony笑的眉眼眯眯,身后的一个小角落里隐隐约约能看到Steve的背影,配着一句话“Training with My man[1]”

那是一次训练之后的闲暇时光,Tony揉着被摔疼的背跟Steve说你下手轻一点,我可是上了年纪的人,Steve笑着说你没上年纪你只是缺乏锻炼,然后两个人笑成一团。那天午后的太阳温暖而明亮,像是永远不会坠落的光芒。

在那之后没多久,内战爆发了。

Steve将他越发疼痛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现在可不能慌,说句实话,今天早上起床时发现自己昨晚的一条回复突然火了整个网络可不是什么闹着玩的事,他看着蹭蹭蹭往上刷的各种网友们的尖叫和调侃,整个人从额头红到了脖子根。

他觉得,自己造成的误解,应该由他自己解释清楚——

“我说在夜晚想他并不是那个意思。SR.”

“我的意思是,不光是夜晚,白天我也会想他。SR.”

“不不,那是很单纯的思念,请不要联想到不健康的地方去。SR.”

“我不太明白,卖腐是什么意思?SR.”

“好吧你们赢了……SR.”

——十几分钟后,他放弃了解释。

“Steve,如果你再不住手,这个账号迟早要完。”吃着早饭的Natasha忍无可忍的把手机从Steve手里夺了下来,“再给你折腾几天,这个账号的头像就该换成彩虹旗了。”

“还有,你那个在每条回复后面加上自己名字缩写的习惯是哪个年代的旧绅士礼仪?”Clint一脸无奈,“拜你所赐,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那几条是美国队长发的了。”

Steve很无辜:“我不知道……在我那个年代人们写信或者留言的时候会注明是谁写的……我还以为……”

“好了好了,交给我吧。”Natasha不耐烦地挥挥手,“如果你真的想念Tony,比起在网上浪,你还不如想想怎么把他找回来。”

Steve嗯了一声,吃完了他的那一份煎蛋,然后陷入了沉思。

Natasha的手指在触摸屏上像飞一样比划着,一会后她关掉了屏幕:“好了,搞定。”

之后的几天,Avengers_offical账号开始疯狂地转发各种美妆广告、武器科普和格斗技巧教学视频,硬生生把之前围观看热闹的人吓走了,美国队长出柜风波也终于平息。



之后的一段时间Steve忙的满头冒烟,原因是在副总统的施压下,国务卿无奈地同意再次由两院和各国代表进行对《索科威亚协议》修订版的投票。

各种杂事再一次向复仇者们涌了过来,作为领队的Steve几乎一整个月都在天上飞,其他复仇者也逃不过被Natasha一个个征壮丁的命运,Natasha在雷厉风行地搞定鹰派议员的同时把Clint派去和鸽派议员周旋;Banner博士负责说服各大院校和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科学家群体;Scott被Steve下了死命令,必须要争取来初代蚁人Hank·Pym以及整个Pym科技集团的支持;Wanda和幻视每天都对网络上的各类消息保持高度关注,以防突发网络暴力事件;Rhodes继续在军队中坐阵,为复仇者们争取军方的支持。

不出一个月的时间,复仇者们打心底里怀念起了Tony还在的日子,Avengers_offical账号的日常从各种吐槽卖萌和自拍变成了固定的每天喊一遍Tony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在复仇者们忙的天昏地暗的时候,话题中心人物正晃着两条短腿坐在飞机上:“吴医生,我们这是去哪?”

“还记得上次在牧场你问我的话么?”吴医生拿着报纸,眼睛都没抬一下。

“额……就是你说你遇到最讨厌的病人就是我的那次?”

“差不多吧。”

“还有你的家人,工作,老家什么的,可是那次你什么都没告诉我~”

放下报纸,吴医生难得的笑了起来:“相比于听我说,你不想亲眼见一见么?”

Tony糖果一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发出了小孩子一样的惊呼声,然后拽着吴医生的衣服晃了起来:“我要吃用我的头像做包装的那种粽子!”

吴医生无奈地点点头:“好好好,买买买。”



飞机起飞前,Tony看了看手机,这些天其实他一直在关注网上的信息,包括著名的美国队长出柜事件和现在进行的如火如荼的《索科威亚协议》修订版投票。其实之前他在堪萨斯的农场被Martha当成学龄前儿童照顾的时候网上发生的那些事他也知道,每次想起那些乱七八糟的Twitter话题和Tag,他都只能无奈地摇摇头,感叹一下Steve应对网络的能力真是幼儿园级别的。

虽然一直在关注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表态,Tony_Stark_U_Know_Who_I_Am的账号依然沉寂着,就好像从来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一样。

直到Twitter上Bruce·Wayen艾特了他,Tony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装死了。那条推因为回复太多,已经被推送到了信息提醒栏第一的位置,Tony划着Starkphone看着自己账号上那全是未读消息的首页,在心里骂了一百遍Bruce是个小混蛋,然后动动手指回复了Avengers_offical的这条推。

飞机进入起飞滑行阶段,广播开始播放安全须知,Tony关掉了手机。



“Tony_Stark_U_Know_Who_I_Am:我也想你,但我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几分钟后——

“Avengers_offical:没关系,我带你回家。SR.”



——TBC



[1]My man一般可以理解成老兄或者老朋友,老伙计↓


也可以理解成……你们懂。

评论(62)
热度(602)

一天一点负能量,幸福长寿又安康。

©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