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盾铁&BVS&(●—●)】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10

本回Steve主场,道歉如果没用的话,那就聊骚吧!

前篇1: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87317

前篇2: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cd2cd

前篇3: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0d262

前篇4: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e1dd3

前篇5: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1429f

前篇6: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cc4e4

前篇7: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ea97e

前篇8: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51b03a

前篇9: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578207



勇往直前的美国队长Steve·Rogers第一次体会到了大自然的力量,比如说鹅,鹅,还有鹅。

当Steve终于能安安静静坐在屋里时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他一边从自己衣服上拽下那些乱七八糟的鹅毛,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一旁的Tony。Tony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在一片慌乱中他果然被那只拉布拉多[1]扑倒了,对方糊了他一脸口水还企图在他身上打滚,他的衬衫上沾了灰尘和几个鹅脚印,不过最起码他没有被鹅啄。

现在他们像两个刚打完架的小学生,坐在椅子上,被Martha用一脸责备的表情盯着,Steve满身的鹅毛,Tony的衬衫脏脏的,那只拉布拉多犬依然黏糊糊地蹭在他身边。

说实话,Steve有些羡慕它。

“所以说,你是Tony的朋友,到这里是来找他的?”Martha梳理着自己的思路,“因为你们之前闹得很不愉快,所以你是来道歉的?”

“谁说我不愉快?我过得可开心了!”Tony插了一句。

“道歉,并且带他回去,女士。”Steve礼貌的回答,并没有理会一边炸毛的Tony。

“你真的是他的朋友?”尽管Steve长着一张全美最正义的脸,Martha依然有些怀疑。

“他当然不是!”Tony跳了起来,果断躲到了Martha身后,开启撒娇模式:“Martha你听我说,他揍了我一顿然后就把我一个人扔在冰天雪地的西伯——西雅图,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Martha扬了扬眉毛,转向Steve:“这可不是对朋友做的事。”

“是,我很抱歉,女士。”Steve低下了头。

“而且他还和他的好兄弟一起打我!”Tony又加了一句。

“这就更不对了,son。”Martha也补了一句。

“是,我很抱歉女士……”Steve又承认了一次错误。

“他还把我父亲送给他的东西扔下了!”Tony示威一般地冲Steve挤挤眼。。

“我感到很遗憾,这实在是太糟糕了。”Martha简直要扶额了。

“是,我很抱歉女士……”Steve有点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

对于Martha的盘问和质疑,Steve都一一道歉,不过他自己知道,他并不是向Martha妥协,而是向一直在一边听着的Tony。

然后他发现Tony在一边已经犯困了。

Steve赶紧在Tony打起瞌睡之前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Tony,跟我回去,我们需要你!”

“Nonono,你们才不需要我,有Friday和钢铁军团就足够了。”Tony一个激灵醒过来,准备起身离开。

“我需要你!”Steve抢在Tony起身之前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Martha扬了扬眉毛:“Son,放开他。这是性骚扰。”



傍晚的时候,Clark带着Bruce来了。

Martha很高兴,专门为Bruce准备了各种甜点,并在门口迎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Tony的朋友来了。听到这个,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不知所云。

进门之后他们看到了不知道手脚该放哪的Steve,便心下了然。

Steve盯着门口的两个男人,总觉得有些眼熟,Tony似乎并不准备给他科普,他只是很含糊的介绍了他们,便跑去和Bruce抢甜点。无奈的Steve只好和同样无奈的Clark打了个招呼,然后在心里把他们归类为一个有钱人和一个大个子的组合,嗯……听起来有些耳熟。

晚饭非常和谐,Martha很高兴地为大家准备了丰盛的烤鸡和馅饼,她还特别允许Tony吃了一块树莓奶油蛋糕。

Tony和Bruce全程都在斗嘴和互相埋汰,平时口才极好的Tony遇上了冷艳高贵的Bruce几乎只有被吊打的份儿,Bruce分分钟就能抖出Tony小时候的各种糗事让大家乐一乐,Tony气的耳朵都红了并一再强调要不是打不过你我早就跟你翻脸了。Clark一脸抱歉地看着Steve,似乎在用眼神告诉他不要见怪,Steve友好地回了他一个我没关系,他们开心就好的微笑,两个人用美国主义特色的光辉互相照耀。

到了睡觉的时间,Tony有些犯难了。

Martha家的木房子并不大,只有三间卧室,Martha一间,Clark一间,还有一间是客房。Martha和Clark都不介意Tony睡Clark的房间,毕竟Clark平时都住在大都会,或者哥谭某土豪的豪宅里,但是Tony还是礼貌的选择了客房,毕竟他不想在Clark的房间里看到自己童年好友的裸照。这就导致偶尔Clark带Bruce回来看望Martha的时候两个人要一起睡在Clark的卧室里。对于Clark和Bruce这对情侣来说这当然没什么,但是对于Tony来说实在是很煎熬。

木质结构的房子隔音效果比较差,跟Clark房间隔着一堵墙的Tony往往直到半夜都睡不着——看在神奇女侠的份儿上!我他妈一点都不想听到你们在隔壁干什么!!忍受了一晚上耳部色情小电影的Tony绝望地想。

而现在,情况更加糟糕,Clark和Bruce住在Clark的卧室,他就只能和Steve挤在客房了。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注定要和美国队长同床共枕的夜晚。

Tony的大脑飞速转着,现在荼毒了他的耳朵的两个人就在隔壁,揍了他一顿然后把他冻在西伯利亚的人在他旁边,而他此刻有两个选择:一,把Steve从床上踹下去并让他打地铺过一夜;二,把Steve拖上床然后如法炮制,狠狠“荼毒”隔壁那个傻大个和Bruce那个混蛋一顿。

想到第二点,Tony打了个寒颤,这实在是太他妈疯狂了,先不说Steve和他的关系比小学男女生同桌还要纯洁,光是想象全美道德标兵美国队长会在别人家里和人滚床单就快要让Tony笑场了。

于是,他愉快地一脚把正在铺床的Steve踢了下去:“大兵,今天你打地铺。”

Steve点点头:“好吧,不过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吧,晚上凉,你可别踢被子。”

“Excuse Me?!我怎么可能踢被子?!”Tony跳了起来,“Rogers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么?用不着你来教我怎么睡觉!”

“好吧。”Steve笑了起来,“等你忘了该怎么睡觉的时候,记得来找我教你。”

Tony气的胡子都要飞起来了,他感觉自己莫名地被一个来自美国队长的低端黄段子侮辱了,他抓起枕头想砸Steve,但是很快意识到这不是他那个有无数个柔软舒服的高档枕头可以备用的复仇者大厦,Martha家没那么多枕头让他们来一场枕头大战。

Tony没办法,只好哼一声表示不屑,然后拍拍枕头睡下。

看着小胡子土豪那一系列丰富的表情转化,Steve觉得很有趣,但是考虑到Tony现在依然是康复期的病人,惹他生气不是什么好事,Steve便不再说什么,自顾自躺下睡了。

一时间屋子里很安静,直到……隔壁传来一些迷之声响。

“操!!”Tony瞬间跳了起来,“听着这种东西入睡是会做噩梦的!”

Steve也因为那些声音红了脸,但是良好的教养和自我控制告诉他,这种尴尬的时刻应该抢先转换话题:“额……Tony,你经常做噩梦么?”

Tony投过来一个冷冷的眼神:“西伯利亚以来的每一夜。”

“……对不起。”Steve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某些地方揪了起来,然后五脏六腑都感觉到了疼痛。

“嗯哼~无所谓~”Tony似乎并不在意,甚至已经习以为常,“话说回来,在瓦坎达你睡得好么?”

Steve无奈地笑了笑:“还行……偶尔会梦到一些……美好的东西。”

“真不错啊……我都有点羡慕你了Rogers~!”Tony重新躺下,逼自己不去注意隔壁传来的声响:“你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Steve转过身非常认真地看着床上的Tony:“你的眼睛。”

Tony愣住了,然后从脖子红到了耳朵。

“该死的……闭上你的嘴和眼睛!别看了!”他低吼道,转过身不去看躺在地铺上的Steve,“别让我来教你怎么睡觉!”

“其实我挺希望你教我的。”Steve很诚实的回答。

“你想都别想!”

“是真的,我感觉现在我睡不着了。”

“闭嘴Rogers……”

…………

“操……隔壁能不能消停一会?!”

………………

于是,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在莫名其妙的低端黄段子和隔壁传来的性压力下度过了难忘的一晚。



三天后,Tony和Steve回到了纽约。

面对复仇者们齐刷刷投向他的“我们懂”眼神,Tony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他根本就不是因为Steve而回来,而是因为《索科威亚协议》修订版准备开始听证讨论了,所以他不得不结束在堪萨斯的休假,风尘仆仆地和金发碧眼的大胸队长回到大厦。

到达复仇者大厦之后,Tony发现他被坑了。

他怎么就想不到复仇者们都是一群报复心极强的混蛋呢?不然他们为啥叫复仇者?

似乎是为了抗议他一个多月前的不告而别,从Tony踏入大厦的那一刻开始,大厦的各个媒体平台就在循环播放一个五分钟左右的视频,和Tony离开的那天早上一模一样。

更要命的是,那个视频是Steve的道歉,没错就是之前以Natasha为代表的复仇者们要求他录的那个。

Tony在那一刻真的好想死,比西伯利亚那天还想死。天知道为什么不苟言笑的美国队长能balabalabala不停地说五分钟啊?!而且说的内容就是Tony对不起/Tony我真的没想到会伤你那么深/Tony你还愿意原谅我么/Tony我们不能没有你balabalabala……上帝啊他不累么?!他不觉得肉麻么?!他不觉得肉麻但是Tony·Stark的肉麻症都快犯了!

最要命的是,罪魁祸首此刻就在他身边,微笑着问他:“Tony,你还好么?”

好你个大头鬼。

Tony几乎是愤怒的转过身怒视Steve:“Rogers,你和我的问题远远没有解决。”

Steve听了,脸上的微笑变成了一个很受伤的表情,那一刻Tony想到了Martha家那只得不到他爱抚就会呜呜叫的拉布拉多。

把那只狗狗卖萌的画面赶出脑海,Tony平稳了一下心神,继续说:“你知道这次我为什么回来,索科威亚协议的修订版就要开始听证了,只要协议存在一天,我们就不是一个阵营的人。”

Steve很严肃地思考了一下,然后扳过Tony的肩,认真地看着他:“Tony,听我说,我不在乎我们是不是在一个阵营。”

“曾经我太执着于复仇者们的立场,没错就像我一直在军队里学到的那样,同伴们必须有一个共同的立场,并以此为行动基础,这才叫一个team。可是自从我遇到了复仇者们,我发现我们的立场千差万别,永远状况外的Thor、控制不住的Hulk,神秘主义的Natasha和Clint,还有天马行空的你。我发现这个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想法和作风。说实话我迷茫过,我觉得我们的心根本不在一处,除了有大灾难发生我们会一起拯救世界之外,我们根本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但是经过了……内战……是的,经过内战我发现了,我们的立场其实一直是一样的,我们只不过是使用的方法不同罢了,而我却将这种‘不同’狭隘地理解成了我们的心不往一处去,甚至觉得那些和我选择不同的人不再值得信任,所以选择了不告诉他们真相。”

Tony哼了一声:“这就是你那天在机场没和我说清楚西伯利亚那五个冬日战士的严重性的原因?”

“是的……那时候我昏了头,我认为在那种情况下语言已经没用了,只有用武力才能解决……天啊我那时候为什么那么冲动……”Steve扶住额头,用手按着太阳穴:“所以你看,一个协议暴露出了我们那么多的不足和缺点,在此之前我甚至从来不知道我们这个team如此缺乏沟通。”

“所以你选择用拳头来沟通?”Tony冷笑了一下。

“是的,是我的错,那时候我不信任你,我甚至认为你不可理喻,是我放弃了最有效最和平的沟通,偏偏选了最愚蠢的武力。”Steve认真地看着Tony,“当我看到你所做的一切之后,我才发现那个因为选择不同而不信任你们的我是多么愚蠢。同样是和同伴选择了不一样的路,你愿意为我们这些不负责任逃亡的人东奔西走,尽最大努力帮助我们;而我却选择了不信任并且离开你们。Tony,你比那个挥霍着暴力、不成熟的我好一万倍。”

Tony笑了起来:“你难得说了句实话,Old man~”

Steve也笑了:“所以Tony,无论我们签或者不签那个协议,它都绝不会成为分裂我们的工具,也绝不会将我们划分到不同立场上,我们的立场都是保护世界,无论用什么途径,无论是相信个人判断还是接受监督,这个事实都不会改变,We are always together。”

“况且……我信仰自由,尊重每一个人选择不同道路的权利,才是真正的自由不是么?”Steve温柔地笑了,他伸手抚上了Tony的脸,微微摩挲着那整齐的小胡子和微红的嘴唇:“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和我在一个阵营,我只在乎你在不在我身边。"

Tony愣住了,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这个美国十佳老好人现在的动作有多么暧昧,他闪动着小刷子一样的睫毛,不让眼睛里的莫名液体漏出来。

过了好一会,似乎终于发现了抚在自己脸上的手,Tony不自然地往后退一步,扭过头,用浓浓的鼻音说:“……操你的Rogers。”

Steve笑着扬起眉毛:“嗯……language,Tony~”



——TBC



[1]其实在电影《超人:钢铁之躯》中Martha家养的是边境牧羊犬↓,传说中智商第一的狗。


这里之所以改成拉布拉多是因为拉布拉多是公认没有攻击性的陪伴犬,对陌生人比较友好,适合和Tony这样初次见面的人相处。


评论(29)
热度(535)

一天一点负能量,幸福长寿又安康。

©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