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盾铁&BVS&(●—●)】复联解散了,世界怎么办?-7

本回开始着手处理历史遗留问题,在双方意见的分歧点上,Steve的内心几乎是拒绝的。

这个阶段复仇者们还是不太相信Tony,Steve也依然有些不理解Tony,不过没关系,后面有他们后悔的。

冬日战士出场,其他复联众安心吃瓜。

前篇1: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87317

前篇2: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2cd2cd

前篇3: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0d262

前篇4: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3e1dd3

前篇5: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1429f

前篇6:http://ironicallyiloveyou.lofter.com/post/1cfa6d02_b4cc4e4



三个月后,Tony·Stark成功度过了术后护理期,进入复健期。但是由于他并不是伤筋动骨,所以所谓的复健其实只是恢复正常作息,并适当进行一些轻微体力劳动。

恢复正常工作之后他忙碌了起来,多半是各种会面和听证,pepper说通了国会同意让Tony·Stark参加任何会议都使用全息投影,省去了他东跑西跑的麻烦,尽管天天坐在会议厅里和一帮投影出来的影像吵架并不是Tony的风格,但是吴医生下了死命令,决不能让Tony·Stark进地下实验室,或者碰他的战甲,他只好磨磨嘴皮发泄一下并不多的精力。

这一天,他把复仇者集合在会议室里,掏出一沓资料放在他们面前。

“听着Stark,我们不会签协议的。”Sam摇着头,瞪着Tony。

“我想也是。”Tony翻了个白眼,“我说过了,我绝不会再劝你们签协议了,况且那个协议我已经提交了修改申请,现在政府那帮人估计正吵得不可开交吧。”

“那今天要讨论什么?”Natasha挑起一根眉毛。

Tony耸耸肩:“一些历史遗留问题?Guys,我知道你们心里还有不舒服的地方,但是如果我们想推进这件事的进程,我们就必须把这些问题摊开说,然后解决。”

Clint用不满的眼神盯着Tony看了一会,最后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好吧,第一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那天我们炸掉的机场。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是有财产损失,而且我们强行疏散了乘客造成了那些航空公司接到了数以千计的投诉。”Rhodes撑着拐杖走了过来,“警局指控我们破坏公共安全,政府要求我们去参加听证会,包括我服役的军队也提出了这一要求。”

复仇者们用一种不解的眼神盯着Rhodes。

Rhodes很奇怪:“看我干什么?拜托,我是个军人,服从命令是我的天职。而且我对自我主义没兴趣,Tony的自我主义已经让我受够了。”

“好吧……”Steve阻止了复仇者们怪异的眼光,“关于那件事我们确实需要道个歉。”

“很好,那么这件事pepper会和国会联系,军方那里依然是小罗负责周旋,等听证会定下时间我会安排好一切。”Tony翻了翻手里的资料,“下一个——”

“——等一下。”Clint打断了他,“为什么是你安排?国会的人就那么听你话么?”

“在听证会上呛他们的事我干过不止一次了,他们当然会听我的。”Tony很不屑地笑笑,“我可是铜头铁臂,刀枪不入的钢铁侠。Hey别笑!真的有人认为我只要喝汽油就能活下来。[1]”

“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Clint无奈地摊开手。

“也许……如果当时你不拦Cap,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损失了。”Wanda低低的开了口,表情却带着一丝怯意。

“我们不来,特种部队会来。”Tony看着她:“小姑娘你要知道,那是一个缓兵之计,没办法的办法。就好像那个协议。你签了,失去60%的自由,不签,失去100%的,没有一个结果能让人开心。”

“缓兵之计永远都是妥协的,是权衡的,如果说做了这个决定之后还能让你觉得很舒服很开心,那就不叫缓兵之计了。哦对了,这个词是吴医生教给我的,中国人的智慧,需要我告诉你怎么拼么?”

“好了好了!你们都省省吧。”Natasha明显不耐烦了,她用眼神警告了一下Wanda,然后看着Tony:“下一个问题。”

Tony看了看手里的资料:“接下来……该想办法洗刷Cap的好哥们身上背的罪名了。”

“Bucky?”Steve警觉起来。

“是的,我们需要把他引渡回美国——我知道,我知道,这个你不会同意的,所以Pass。”Tony叹了口气,“Plan B:我们把心理评估师和精神病专家送到他那里去,然后给他做心理评估和病理检查报告,之后用第三方提交的权威鉴定结果去和美国政府谈判,争取洗脱Barnes的罪名。”

Steve略微有些激动:“你要做什么?像上次那样让Bucky直接面对心理医生么?”

“不是我要做什么,是外界环境要求我们做什么?”Tony看着他,“如果我们要洗清他的罪名,我们必须有一份证明他是被洗脑的权威证据,并且要证明这种洗脑是可以解除的,并且不会留下任何精神病的后遗症,然后才能和政府——”

“——我不能让Bucky再冒这个险。”Steve否定了要求,“和一个陌生的心理医生面对面?如果Bucky再次被影响怎么办?如果……如果再被别有用心的人借这个机会伤害Bucky怎么办?”

“那你想怎么办?”Tony冷笑一下:“Rogers你没发现么?你一直都在提出问题,但是从不给解决方案。你总是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那怎么样才行?我们是在解决问题而不是提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然后抛给别人。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寻找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法,而不是看着眼前的问题止步不前。”

被一阵抢白,Steve有些动摇:“我……我只是太担心Bucky……”

见这个向来果断沉稳的金发大个子又露出了多愁善感的表情,Tony叹了一口气:“你知道么Rogers?如果我是Barnes,我会揍你一顿。”

Steve很惊讶的看着Tony。

“你把你的好哥们看成什么了?躲在城堡里需要层层保护的豌豆公主?是你告诉我他是个战士,是七十年前的英雄,你说他勇敢善良,坚强伟大。可是我从你的行动上看到的,是一个好像离了你的庇护立刻就活不下去的弱鸡。”

Tony深深的看入那双蓝色的眼睛里,继续说:“你嘴上说他是一个英雄,可是行动上却根本不相信他,你不相信他能控制他自己,不相信他能够在面对危机的时候勇敢地站出来解决问题,你永远认为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太过可怕,好像他呼吸一下都会立刻受到伤害。这样的他还是你嘴里说的那个英雄么?”

Steve低下了头,Tony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Barnes需要一个机会去证明他自己,证明他不是一个杀人机器,而是一个英雄。Rogers,你得给他这个机会。”

“那你想怎么做?”Steve叹了口气,似乎是勉强接受了Tony的观点。

Tony翻了翻白眼:“让我提醒你一下Rogers,不是我想怎么做,是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其实不想管你那个哥们,但是为了消除复仇者被要挟的一切可能性,我不得不收拾这个摊子。我说过了你们不能一辈子被政府列为监视对象和在逃犯,我们必须占领主动权,主动和政府谈条件。”

“额……那个……Stark?我无意冒犯,不过……你看起来好像很懂这一套?”Sam弱弱地举起了手。

“是啊,大概是因为……我是万恶的资本家?”Tony笑了起来。下一秒又板起了脸

“你知道么小翅膀,商人的身份是很神奇的。”他说着,表情却有些悲怆,“它让我做的一切事在别人眼里都有着卑鄙和功利的动机。”



那一天的讨论成功结尾,复仇者们在很多问题上达成了共识,Steve终于接受了Tony提出的精神鉴定,而Tony也让了一步,同意由Natasha负责现场看管冬日战士的任务。

“相信我guys。”Natasha的眼神很坚定,“我和他是老相识。”

一周后,复仇者们乘专机降落在瓦坎达国际机场。随行的是Tony请来的心理评估师和精神病学专家,最后是被Happy抱着下了飞机的Tony。

Tony恢复得很好,但是吴医生依然坚持不让他坐长途飞机,在Tony的不懈要求下,吴医生虽然松口,但提出了Happy必须同去,而且上下飞机的时候必须抱着Tony的要求。

“不能背,会压倒胸口,必须抱着。”说这句话的时候吴医生的眼神一如既往地毫无波动:“打横抱。”

Happy和Tony在那一刻觉得心好累。

接待他们的T'Challa无语地看着Happy公主抱着Tony走下飞机,他依然保持着一国之君的风度,只是在心底为Tony点了根蜡烛,之后一如往常地带着他们来到皇宫深处的某个冷冻室。

冷冻舱内,沉睡着传说中的冬日战士。



瓦坎达的科研人员小心翼翼地给冬日战士解冻,一边Tony带来的SI工程师正在搭一个强化防弹玻璃和加固钢筋做成的球形玻璃房。

“Tony!你在干什么?!”一进门就看到那个玻璃房的Steve愤怒的走到Tony面前:“我们说好了心理评估的过程中绝不囚禁Bucky的!”

Tony冷笑着转过身:“是啊,这是为心理评估师和精神病学专家准备的。他们自己提出现场要有保护装置。”

Steve愣住了,他看了看躲得远远的心理评估师和精神病学专家,突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Cap,并不是只有你的好哥们会受到伤害。”Tony拍了拍Steve的肩膀,“有的时候,他留给普通人的恐惧更深。”

Steve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揪了一下。

在复仇者和瓦坎达双方的努力和冬日战士本人的配合下,心理评估和辅导在和平安宁的氛围中进行着,心理评估师和精神病学专家躲在玻璃房里,冬日战士坐在对面,身后站着Natasha,其他人一律在房间四周的单面镜外看着内部的情况。

冬日战士看着对面玻璃“仓鼠球”里的心理评估师和精神病学专家,想到了之前那次自己坐在加强玻璃房里的糟糕体验,顿时理解了什么叫“风水轮流转”。

一下午的评估和检测做完之后,心理评估师和精神病学专家刚走出大门,复仇者们便立刻迎了上去。

“他怎么样?”Steve很关心,“能不能确定他的精神状态?”

“我们已经有了结论。”评估师推了推眼镜,“评估报告会在十个工作日之内同时发到联合国、瓦坎达政府、美国国会还有复仇者联盟基地。病理研究报告会在接下来几天的病情诊断之后完成。”

“啊~~我明白,第三方的惯例。”不同于Steve的疑惑,Tony表示理解,“在正式披露之前不与任何一方有牵扯,以保证自己第三方报告的中立和权威。”

Steve悻悻地让几位专家离开了,他回头看了看装着单面镜的房间,却看到Barnes站在单面镜前,对着他并不能看到的Steve比了个大拇指。

Steve笑了笑,他回过头,看着前方Tony走路时头顶上那一簇一跳一跳的棕毛,突然觉得也许一切真的在变好。



之后的几个月里复仇者们都很忙碌,听证会、法庭传唤还有警局笔录等等都找上了门,好在最难缠的政府那里有Tony和Natasha负责周旋,其他复仇者们只要干一件最简单的事:说实话。

他们走上了媒体,澄清了之前的诸多误会,直面了广大群众的各种质疑,不厌其烦地解释着自己毫不利己的动机和保护和平的决心,通过巨大的影响力逐渐扶正他们在人们心中的形象。

同时,第三方鉴定证实了Barnes的精神状态,并解释了他被人操控的真相,尽管现代精神医学暂时还没有办法彻底解除他的被控状态,但是这些证据足以洗清他的罪名,并保证他可以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接受治疗。

另一边,有了Natasha的帮助,Tony顺利地搞定了国会,又说服了情报部门和警局,pepper帮助他们积极开展基金会的相关工作,打消了市政和财务部门的担心。

几个月后,政府发布了对复仇者问题的正式处理结果。

这是一个喜大普奔的日子,这一天美国政府以及联合国终于解除了一切对复仇者联盟的管制,并且撤消了所有对他们的指控。《索科威亚协议》在修订案完成之前被搁置,117个甲方国均表示无异议。

在记者招待会上,副总统写了一篇洋洋洒洒的抒情稿,现场大声朗读了一遍以强调他从小就有的英雄情结,议员和记者们听得一愣一愣,总统看着自己的副手一把年纪了还那么中二,默默地觉得这届内阁要完。

当天下午,复仇者联盟的领导人美国队长Steve·Rogers在纽约复仇者大厦前的广场上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回答了诸多关于复仇者联盟的决策权和监督问题,并再次重申了他们维护和平,绝不作恶的决心。

至此,超级英雄内战彻底宣告结束。

当晚,复仇者大厦里开了一个大party。Tony·Stark邀请了他能想到的所有超级英雄们参加此次盛会,当然,蝙蝠侠根本就没来,超人来露了个脸就急着回去陪人,Hiro倒是带着他的朋友都来了,Baymax还在舞池里即兴表演了一场空手道。

一直愁云惨淡的复仇者们半年以来第一次开怀畅饮,和各位新老朋友共同狂欢,Tony和Clint从芭菲一直抢到黑森林蛋糕,在甜食的竞争里互不相让;Natasha和Wanda好笑地看着这两个三岁小孩;Sam和Steve聊了这些日子的感慨,不禁都觉得,还是回家的感觉好。

“这一切要感谢Stark。”Sam很诚实,“你知道的,如果没有他,凭我们的死脑子,恐怕永远找不到解决眼前僵局的办法。”

Steve笑着点点头:“是啊……Tony是个天才,他总有办法。”

远处的某个被点到名的人正在Rhodes的帮助下慢吞吞地爬上吧台,然后拿起扩音器——

“咳咳,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对于我们来说,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是个新的开始,你们知道我还不能喝酒,不然我的医生会杀了我……Oh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吴医生,您别生气。我是说,让我们举杯——”Tony举起装着果汁的杯子:“敬复仇者!”

“敬复仇者。”众人附和着,举起了手里的玻璃杯易拉罐瓶装酒矿泉水以及泡好的婴幼儿麦片。

这是一个温暖的派对,一切都好像没发生过一样,团队仿佛又回到了温馨的从前。



然后第二天,Tony·Stark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复仇者们起床发现整个大厦的各个媒体平台都在放一段留言的时候,他们差点以为Friday出了故障。

“Hey~Cap~Hi~everyone……”录像里Tony笑嘻嘻地看着前方:“昨晚开心么?我也很开心,希望我们还有机会经历如此美妙的夜晚~咳咳,从今天开始,复仇者大厦交付给你们使用,Friday会安排好一切。”

“pepper会继续和政府打交道,Rhodes也会源源不断带来军方的消息,幻视……我相信Wanda会把他管的服服帖帖的。我把调用钢铁军团的最高权限交给Steve·Rogers,只要他下令,Friday就会协助指挥,我在手术后6个月到一年内都不能进行剧烈运动,一个不能穿战甲上战场的钢铁侠……有我没我都一样,相信我,钢铁军团反而更有用一些。”

“如果又有世界灾难发生需要找我,直接和Friday说就行,她是联网的,I promise you,if you need me,I'll be right there[2]。最后,不要把咖啡渍倒在水池里。”视频里Tony调皮地眨了眨眼——

“So…we're done~[3]”



视频结束了。而站在屏幕面前直直地盯着前方的Steve觉得自己一时间无法呼吸。

他呆呆地愣了好几分钟,然后突然跳起来拿起外套便冲了出去。其他的复仇者被他吓了一跳,刚回过神便看不到美国队长的身影了。

复仇者们很无奈,他们终于发现内战真是个神奇的玩意,继他们的钢铁侠被折磨得心力憔悴之后,他们的美国队长也快疯了。



——TBC



[1]梗来自B站一个很棒的视频,当初看的时候几乎是一秒认可了这首角色歌2333,链接:【钢铁侠个人】血肉之躯

[2]美队3电影里的台词,大家都懂的。

[3]这句话有“我们扯平了”“我们讲完了”“我们搞定了”的意思,还有个意思是“我们结束了”。

评论(68)
热度(635)

一天一点负能量,幸福长寿又安康。

© 索科威亚废铁处理站 | Powered by LOFTER